追蹤
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9285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普洪】így hiányzol




   --好久不見、好久不見了。

 

  吶,你會想念我嗎?

 

──

 

  擁有清新花香的美麗早晨,伊莉莎白將一塵不染的每個房間重新打掃了一番,抹去昨日的灰塵,像是為了保持甚麼似的小心翼翼。

  「……好,這樣就乾淨了。接下來出門買些馬鈴薯吧,還得多買一點生啤酒屯著呢。」伊莉莎白笑得十分開心,一把撈起沙發上的外套及包包很快的出了門。

 

  在這個美好的日子裡,她並不是為了迎接菲利奇亞諾和路德維希的拜訪,也非提早和羅德里西約好了共度這個擁有美食的夜晚。

 

  而是等著那個,不知何時才會回來的笨蛋。

 

  ──吶,我想念你了。

  ──你呢?

 

──

 

  來到這個極為乾淨的地方真讓基爾伯特不習慣到一個極點。

 

  甚麼啊,今天有人要來嗎?那傢伙在我不在家的這段時間到底都和誰來往啊真是越想越氣……

  「……但是本大爺管不了這麼多啦……好睏──給本大爺床──喂有人……啊咧?」視線停留在放在小几上的相框時,基爾伯特沉默了。

  沉默停了很久,格格不入的男人就這麼駐足在客廳,哪裡都去不了。

 

  「……伊莉莎白。」他喚,用只會對她的溫柔喚著,卻換來空虛的回音。

 

──

 

  從市場回到家已經是傍晚了,夕陽將她的影子拉得長長的拖在身後,伊莉莎白愉悅的看著購物竹籃中的食材,開心的想著運氣真好剛好遇到醃肉店老闆在特價,讓她以意料外的價錢買到了一些香腸可以讓今晚的晚餐更加豐盛。

 

  他一定會很開心的。她想著,並且不自主的笑了。

 

  「啊啦,已經是這個時間啦?再不快點回去會來不及燉牛肉呢!」

 

 

 

  「她就是這一點傻。」羅德里希曾經感嘆的對路德維希說過。

  「但是卻傻得讓人心疼……」路德維希同樣表示,臉上的憂容可見。

 

  伊莉莎白是最無法接受基爾伯特從她的生活中消失的人。

 

  她每天都過著相同的生活,日以繼月。

 

  將整棟房子打掃的猶如那個人離開前的整齊光潔;花園裡栽種那著個人所喜歡的矢車菊;購買著那個人偏愛的食材、每晚煮著相同的晚餐;冰箱裡唯一的飲料就是那個人最喜愛的啤酒。

 

  她說,基爾伯特會回來,一定。

 

──

 

  回到家中便立刻奔往廚房的伊莉莎白,身手俐落的將圍裙繫在腰上,並將牆上掛著的鍋子及刀子都取了下來,忙碌的在逐漸飄出香氣的廚房中準備著豐盛的晚餐。

  當匈牙利薄餅、馬鈴薯泥及剛出爐的烤香腸被擺上餐桌時,只剩下鍋中的燉牛肉再過半個小時就可以熄火上桌了。伊莉莎白滿意的凝視著餐桌上的佳餚,驕傲地對自己稱許了一番,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接下來就等燉牛肉上桌,便可以好好地享用了。

  「啊,去庭院採些花朵來裝飾一下餐桌才行呢!」怪不得她總覺得少了些甚麼。

  解下腰上的圍裙,準備經過客廳走出屋外時,伊莉莎白突然停下了腳步。

 

  有甚麼不同。她不安的想著。

  靈敏的身體讓她感受到與平常不同的氛圍,也讓她因此緊張了起來。

  她緩慢的移動著步伐走入客廳,視線緩慢的、謹慎地掃過客廳所有的角落。

  最終,停在那個沙發旁小几上,被倒置很很久卻不知被誰重新立置起來的相框。

 

  相框裡,是那狂妄的男人開玩笑似地緊摟住她的肩膀,而她的平底鍋早以伺機在他的腦後。

 

  不……會吧?伊莉莎白幾乎承受不起這一瞬間的突如其來。

  「……特……基爾伯特?基爾伯特……基爾、基爾?你在吧?基爾!」從細碎地低喃轉為聲嘶力竭地,但身體卻顫抖著無法動彈,只能軟弱地跪坐在地上,而淚水何時落下的也都不知道了。

  「基爾……你在吧?你回來了吧?笨蛋……快出來啊……基爾--!」為什麼不回答呢、為什麼沒有看到人呢?為什麼……你又消失了呢?

 

  啜泣聲淹沒了自己的聽覺,悲傷地一次這樣將自己覆蓋,長久壓抑下來的思念和痛苦全部以數倍還諸到那顆機乎碎裂的心。

 

  --真的真的,好想你。

 

--

 

  只有那個相框,她不曾打掃過。

 

  因為凝視著相框裡那個狂妄不羈的笑容會讓她甚麼事都做不成,會讓她不斷地落下淚水朦朧視線。

 

  像是瘡疤,無法痊癒一般,不斷地淌著血。

 

  窮極一生的想念,耗盡了伊莉莎白對於理智的平衡。於是,她總是笑著,企圖去迎接每個不會有他的早晨,並希望能夠擁有一個有他陪伴的夜晚。

 

  「基爾伯特。」她的呼喚是祈禱、是叨念、是深絕的想念。

  --伊莉莎白。還繚繞在腦海中屬於那個人的低喃,以一種珍惜的姿態,寵幸著一生唯一效忠的女人。

 

  那個聲音彷彿如今還在耳邊--

 

  「啊啊--能夠洗熱水澡果然超--幸福的!……咦?妳回來啦?伊莉莎白。」基爾伯特毫無預警地從樓梯走了下來,髮梢還滴著水,換上了休閒的T恤,像是自己的家中般自在而大方的。

 

  「……基爾?」伊莉莎白睜大了雙眼,連眼淚都忘記掉,錯愕的腦袋一片空白。

  「喔喔!妳煮了晚餐啊,太好了太好了!本大爺正好肚子餓了--咦?妳幹嘛坐在地板上?快一點來吃飯啊!本大爺好餓---啊,痛!喂!妳拿甚麼砸我?!……等等、等等妳冷靜啊伊莉莎白……妳現在手上拿的可是花瓶--」完全不管基爾伯特痛苦的哀嚎和求救,伊莉莎白低著頭死命地將手邊抓的到的東西往基爾伯特身上扔,沙發枕頭、花瓶、鋼筆、糖果盒、平底鍋、鍋蓋甚麼都來,嘴裡也不斷的大喊著甚麼,卻因為啜泣而模糊的聽不清楚。

  「……嗚、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回來了不說一聲、一消失就這麼久……你以為我會想你嗎?笨蛋……!基爾這個笨蛋……膽小鬼、懶豬、米蟲……大笨蛋--!」又哭又喊地罵來罵去卻始終只有笨蛋兩個字,這樣毫無節制的發洩著壓抑過久的情緒終於讓伊莉莎白有站起來的力量了。

  她在基爾伯特回過神之前狠狠地撞入那個久違的懷抱,使勁地垂著他的胸膛,孩子似的放聲大哭,把淚水任性地往他的肩頭蹭去。

 

  但基爾伯特卻為此露出了笑容。

 

  「……我回來了,伊莉莎白。」緊緊地摟住懷中的她,不管她如何掙扎都不願意放開。

 

  一輩子都不會再放開了。

 

  「……笨蛋……!」


  --我一直,在等你回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