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菊灣】殘雪花落

   

  戰火纏綿了一整個深秋直至寒雪覆蓋了所有的腥風血雨,槍彈聲隆隆依舊毫無止歇地激盪著半邊的天空,埋盡了寂靜,染上了塵灰,於焉接續了悲哀的惡性輪迴。

  戰火就要燃過這片純白的天空了,灣想著,窗外的雪花飄盪著,她的家鄉沒有這麼冷也少見雪花,而她也對於這寂靜的白感到厭煩了。

  要說她不懂事其實不然,她已經逐漸的懂了些甚麼,就在她理解了耀哥哥捨棄她的原因那一剎那,對於這般的殘酷已然毫無知覺。

 

  「灣。」沒有起伏的音節落在背後,她已經習以為常了,如果說這樣的溫度只比冰雪溫暖一點,那麼她倒認為這樣就是最適當的溫度了。

 

  那個人的眼裡總是在映著自己時才會稍微柔軟一點。

 

  「本田先生,歡迎回來。」垂下眼簾按照那個男人一手交出來的禮節行了個禮,順手的接下了他一襲禦寒用的大衣,看著他難得疲憊的揉了揉額間,溫順地替他斟好早沏好等著他回來飲用的熱茶。

  沉默在兩人之中流淌,不知是何時開始,明明戰事緊湊但他總會隔個五六天回來探望她,彷彿憂慮著她會因此逃走一般,但他卻只是這麼喝著她所沏的茶,沒有多餘的言語和互動,飲下沉甸的靜默後便離開返回戰場。

  灣不懂他這麼做有甚麼必要性,反正對她而言只是砌壺茶,也不是甚麼麻煩的刁難或是莫名的情緒爆發,這樣就是最好的相處模式了,不需要花腦筋去想要如何應對,多好,像是逃避現實一般。自暴自棄嗎?身為「被統治」的一方,即使自己已經開始成長也毫無置喙之地,這一點自知之明她是有的。

  「……今天看了甚麼書?」難得一反常態地開了口,菊的語氣或許是因為熱茶溫潤喉舌的關係而緩了些,卻依舊毫無起伏,像是刻意壓制一般。

  「紅樓夢。」他會生氣吧,畢竟是耀哥哥家帶來的書籍,或許等等就會拿去燒了?灣莫名冷靜地想著,一邊惋惜著自己未能讀完那本驚世之作,一邊仔細地思量著等等要如何來平復他的惱怒。

  「啊啊,那是本好書。」

  「……咦?」灣失態地幾乎要將茶壺摔在榻榻米上了,瞠大著雙眼凝視著那毫無波瀾的眼瞳,彷彿他頭上長了角似的像是看著珍奇異獸般。

  「怎麼,我好歹也看過書的。」菊慢慢的在灣驚愕的視線中放下了茶杯,主動的惦起書桌上的書冊,視線不知是不是錯覺地溫柔了些。

  「……王耀曾經教我一字一字地看過的。」

 

  曾經的曾經,卻回不去了。

  寧踏修羅路,不願回顧萬里囂塵。自顧自的走上了腥血之路,當初拋開一切的初衷至今早已模糊,伸手觸及的盡是灰飛煙滅的斷垣殘壁。

  後悔嗎?他問過自己,視及手上沾染的血腥與黑暗,他說就算如何懺悔都換不回過去的歲月,於是他依舊抄起了那把沉地幾乎快要無法背負的武士刀,繼續踩踏著不斷毀滅的依憑。

 

  「本田……先生?」難得的見他失神了,灣輕輕的拉了拉他的衣擺,驚覺到他微涼的溫度,悄悄的將暖壺抱到他懷中,在他疑惑地回過神時淺淺的笑著說:「著涼了可不好。」

  「………謝謝。」默默的道了謝,菊卻將手中的火爐遞回灣的懷裡,「妳留著吧,這點溫度沒甚麼的。」

  「怎麼行呢?」灣蹙起眉,大膽的抬起眼直視著菊,輕緩的語氣提高了些:「本田先生一定吃得很少也睡得很少吧?再著涼的話,要怎麼辦呢?」

  灣伸過手想觸碰那雙微冷的手卻落了空。

  「……不用操心。」怎麼樣也只能硬生生擠出這樣乾澀的話語,菊對於自己有了更深一層的失望,但他掐緊了拳頭,強迫自己別看向那柔水四波的雙眸。

  「我該走了。」默默的想起身,像是在逃避般,卻覺得衣袖似有似無的被拉了一下,

  「啊,那個、你……會回來嗎?」她抬起頭,水眸中的不安對他而言刺眼的很,動盪的讓他幾乎忍不住伸手擁抱她,對她傾訴所有的情緒--悲痛、愛慕、不捨、憐惜,五味雜陳的混在他腦海哩,最清晰的還是那幾乎欲語凝噎的臉龐。

 

  難以言語。

  他用太多殘酷堆砌起距離,卻被她一眼望破了秋水般的遙遠。

  無法給予承諾,無法給她溫暖,無法給她安心──他就是這麼一個男人。

 

  菊笑了,伸出手遲疑的碰了灣的頭,緩慢的撫了撫她的髮,速度慢的像是訣別。

  「……嗯。」慎重的點了點頭,不用言語表達是因為參雜了太多「不一定」,「謹慎考慮」的最終答案是「否」,所以他根本無法說出口。

  沒有等到灣回答,他逕自移動了步伐走出了門外,那個令他難受的神情像是凌遲般掠奪他的呼吸,在缺氧的狼狽中逐漸失去控制力,會使他無法狠下心離開她。

  逐漸累積的依戀讓他感到害怕,但他終有一天必須將她送回她該去的地方,他很清楚的。

 

  「灣,算計心機之後,只有落空啊。」望著手裡的戰報,珍珠港的行動驚動了所有國家,劍拔弩張的氣氛是他引起的,但他卻沒有絲毫的回頭路可以走了。

 

  「這或許是最後一次回來看妳了,灣。」

 

  殘雪花落的時節已到,櫻的絢爛也只有短暫的時節,接著妳或許就可以實現想回家的心願了吧?

 

FIN.

 

【後記】

  老實說,這篇菊灣其實是臨時寫出來的XD(居然)還有後續喔ˇ或許之後會再更新到網頁上吧!

原本本篇是BG合本的文章,但是既然BG合本一本都沒有賣出去,文章就這樣貼出來也無仿吧(笑)




久違的菊灣呢XD

等下次還有時間會繼續生延長板的出來的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