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香灣插花‧雨霖玲】(試閱)

 
--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處天闊。 
  多情自古傷別離,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
 
  很久很久以前,她曾用那靈動的嗓音,朗誦著這與她的聲音搭不上調的悲傷詞句。
 
  『吶,香……』
 
  風捲,話語盡失,花容憔悴淚泫落。
 
──
 
  問君相逢能幾時,無語應,難言由。 
  怎奈何,一長唉嘆道黎明,是離別。
 
──
 
  很多時候,香回過神來便發現自己手上捻著一盞紫荊花,但是能夠讓他溫柔輕巧地配戴於耳後的對象並不在他的面前。
  「……灣姐,今天也過得好麼?」仰望著澈藍的青空,海岸對邊是無盡的思念,幾乎被想念壓疼的胸腔容不下其他人的面容,唯有那抹嬌巧卻又傲蠻的笑容。
 
  ──灣……
 
 
  對於他們,過多的計算是多餘的。輪迴在他們血液中的是歷史,沒有所謂的時間,只有記錄用的數字。那一段段慘痛的、和平的或是過眼雲煙的一切甚麼都好,曇花剎那的情感是可笑的,芳華乍現、轉瞬為空,維繫在中的只有那不會消滅的罪愆。
  「因為我們不是自己的,香。」背對著,她那纖細的身軀怎能接受上那萬丈的壓力傾倒而來,而又能從容自在的應付?
  「我要離開。」灣說,使勁地咬牙切齒的連牙根都發疼。「並且永遠無法原諒他。」
 
  他忘不了。
  灣那一頭烏黑的秀髮被江口突如其來的雨幕打濕了,像是隻楚楚可憐的小貓。但她那一雙深邃卻有神的雙眼卻滾燙著熱浪。
  「這是恨啊,香。」她輕輕微笑,那抹脂粉未施的微笑卻出奇的艷美。
  但香清楚的,適合灣的絕非「艷」字,而是那和梅相似的「傲」。
 
  「灣姐恨嗎?」他不自覺地開了口,那雙手靜靜的拉住了沒有反抗的手,而他也只為了將手上的那把傘,替她遮蔽雨水的侵襲。她衣裳全濕,甚至在時有時無的江風中承受著濕寒。
  香明白灣那暴亂竄動的情緒只是因為太過於信任了,以致當破碎的那一順彷彿崩解般,難以平緩。
 
  一刀兩刃傷,都已經傷過了、痛過了,怎能再次託付真心?
  累了,倦了,甚麼名啊甚麼利啊,曾經真正擁有過嗎?
 
  「很疼呢。」灣笑了,但金鈴般的笑聲卻沉的猶如銅鐘。
  「耀哥哥的所做所為……很傷很疼呢……」彷彿哽咽的錯覺,灣的聲音極輕極淺,像是要消失般。
  「你說,這樣灣兒能不恨嗎?」
 
  心如刀割,她疲憊的不想多想不想多說,像是株逐漸凋謝的花朵,不肯再為了誰開放了。
 
  ──就此含苞吧,不要再盛放了、不可能在盛放了。
--

TBC.ww



請多支持小金的香灣本喔呼呼ww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