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普洪祭御題-12.屬於你的華爾滋】(試閱)





  那雙滲透出狂妄桀傲野心的寶紅色眼瞳驀然閃爍,於是便在那幾乎不會熄滅的火焰中擲入一抹徹綠的湖水漣漪,並且毫無疑問的在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的心湖中漾起一樣的波瀾。
  「呦,伊莉莎白。」基爾伯特放下了手中的長笛,抬起頭望進那不曾起過動搖的湖水綠眼中,滿意的看見了自己的倒影。
  撇了撇嘴,伊莉莎白帶著淺淺的微笑,停在他的三步之遙,但是對於基爾伯特來說,這段距離已經足夠勾勒出她所有的輪廓,那雙依舊明亮的眼瞳注視著他,彷彿一場甜蜜的夢魘般不真實。
  「怎麼不繼續了?難得我聽的開心。」順手將手中的花束放入花瓶中,帶著淡淡的笑容將花束整理成最完美的角度,然後轉過身凝視著倚在窗邊看的幾乎出神的基爾伯特。
  「哼。」稱讚的話倒是挺順耳的。「本大爺累了。」心口不一的說著,一邊拿起擦布故坐冷靜的清潔著長笛上的指紋,但心思卻全然專注在伊莉莎白的一舉一動;他可以從聲音知道伊莉莎白在長沙發上坐了下來,熟悉的摸出了杯具泡了壺帶著清香的茶,也知道從她滿意的低喃中判斷那罐茶葉的品質和那杯茶很扶合她的喜好,甚至也知道她輕柔的位自己也倒了一杯,並輕輕的埋入沙發中仰望著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
  「……怎麼會突然過來?」將長笛徹徹底底的擦試了三遍之後,基爾伯特終於將之收納入盒子裡,走到伊莉莎白身盼坐下,端起那杯還有點餘溫的茶淺淺的品嘗起來。
  啊,真的很好喝呢,而且不知道為什麼,茶的清香中有股淡淡的花香。
  「在家裡閒著呢,出來透透氣。」伊莉莎白笑著說,但是基爾伯特知道她正在顫抖。
  表面上假裝不知道很簡單,但是要忽視心裡的心疼與悸動對基爾伯特而言,就像是要他選擇投降一樣不可能。
 
  前陣子一///戰結束,受到二///國解散的沉重衝擊,伊莉莎白憔悴了很多很多。
  她不再努力的打扮自己,說的話變少了,做事情總是在發呆,可是她依然笑著。
  沒有哭過,一滴眼淚都沒有。
 
  也是那個時候開始的吧,伊莉莎白開始幾乎可說是頻繁的,前來拜訪基爾伯特。
 
  「吶,庭院剛開的海堂,很美吧?我剛好沒事,所以摘了幾朵給你擺著。」
  「……啊啊,本大爺不喜歡花香。」隱忍下內心些微的動搖,基爾伯特只是淡淡的說著,不想轉頭去面對那湖水綠中的逞強。
  就好像、會滿溢出甚麼不應該被看見的失控一般,無法阻止。
 
  接著,她開始一如他預想的那樣叨叨開口,語氣是那樣的溫和、卻顯得不自在。
  「說不定路德喜歡啊───話說回來,怎麼沒有看到那個孩子呢?又去工廠了嗎?」
  「你啊,怎麼不去幫忙呢?居然還有閒情逸致在這裡吹長笛?」
  「啊,下次再給你帶花茶來吧,我們家生產的品質一向不錯喔,說不定喝了你們精神會比較好。」
  
  「……喂。」
  
  「嗯,還是你比較喜歡葡萄酒?我之前有釀了一些,是上好的艾格爾紅葡萄酒呢。」
  「應該聽說過吧?艾格爾就是所謂的『公牛血』,是我們國家最高級的紅酒喔。」
 
  「伊莉莎白……」
 
  「唔,還是你想要吃Somlói galuska?我可以幫你做得比較不甜喔!」
  「我對我作的薄餅也很有信心喔!要不要試試看?啊,對了,還有……」
 
  「伊莉莎白!」
 
  「什、什麼?怎麼突然這麼大聲……」
  望著伊莉莎白摻雜著驚訝的目光,基爾伯特吸了口氣,說服自己胸口的疼痛只是因為被四月的寂寥空氣刺疼了,而不是其他原因。
 
  然後他開口,猶豫的像是做出了最沉痛的犧牲。
 
  「───我不是、羅德里希。」
 
  話音落下,祖母綠色的雙眼睜大,然後,淚水滴落。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