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81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刊】APH普洪歷史向小說本《殘局》(預購結束)

 
 
【宣傳海報】

感謝木木/////!!!我愛你 ˇˇ





【試閱】
《洪中心(伊莉莎白視角)試閱01
  匈//利將那段曾經強盛的過往當做證明自身能力的一種方式,他堅定且剛強,不服輸的個性只因那潛藏在體內遊牧民族驕傲的血依舊在延續。他說不上為什麼,但在他體內那股澎湃的血液無時不刻提醒著他,關於「國家」的本分與那份高貴的意念。即便其他人對於他們的看法僅僅是一句驚恐的祈禱或是詛咒,他們依舊扮演了最完美的屏障,舉足輕重地影響著秩序的運行。
  原本是好幾百年的漫長,對他而言就像是眨眼般一瞬。然而那份敗落感仍在記憶中尖銳刺痛著匈//利的心,甚至醞釀成一股難以抹滅的憎恨與痛苦。
  在他與阿///德前往支援拜//庭帝國與可恨的保///亞作戰時,來自家鄉的口信竟是神聖的多///盆地慘遭異教徒蹂躪的悲劇。來自愛//海彼岸的大陸賊匪假借異教之神的名義,同樣為了生存與榮耀劫掠他們神聖的土地與草原,像是諷刺般殘忍地一一細數原本屬於他們「蠻族」的罪愆。加諸在他們身上的是無比無情的傷害與退縮,無疑的,來自未知大陸那端的國家已漸趨強大。被迫壓縮到的生存空間讓尚稚幼的匈//利只能挫敗的離開逐漸被侵蝕的土地,最終,他們依舊失去了豐腴的埃///茲───他們草原的母親。
  對匈//利而言,那一場浩劫幾乎是他第一次的失敗。
  「天殺的異教之徒……!」當他趕回已成殘垣斷壁的家鄉,那個手持土//其彎刀的男人輕蔑地笑著,嘲笑似的挑釁,而他卻因為遍體麟傷而只能怒目以對。
  「我絕對、會變得更加強大!」為了我的子民、為了「匈//利」!
  抱著幾乎無法動彈的左臂膀,匈//利憤怒地立下誓言。
 
 
  然而他卻從沒想過,事與願違是如此的輕易的一件事。
  ───西元995年,奧/////役失敗。
  當阿///德的逝世傳遍了整個匈//利部落聯盟,群龍無首的混亂讓他們像無頭蒼蠅般焦躁莽撞,一連觸動了其他國家的逆鱗,造成一連串的失敗與損傷。
  「可憎的馬//爾蠻族!滾出我們神聖的奧///堡!」背對著這些反抗的勝利之音,苟延殘喘地掩著依舊血流不住的傷口,匈//利終於遇到了那個終結混亂的男人───蓋/薩。
 
  「您好。」他有禮地望著因為傷痛氣喘吁吁的匈//利,並且將乾淨地毛巾遞給幾乎昏厥的少年止血。
  「……你可以停止這種潰敗嗎?」匈//利忍著傷痛,咬牙切齒地幾乎要撲上前去拉扯這個男人的褲角,他稍微平撫了心中激烈的悲憤,顧不了滿身淋漓的傷口,雙膝毫不遲疑地垂地跪下,用堅決且交雜悔恨的雙眸請求他。
  「當然可以,我親愛的母國。」蓋/薩提起了落在他腳邊的長矛,輕而易舉地將之折斷,並給了他一個意欲深長的笑容。
 
  ───西元996年,新任匈//利首領蓋/薩採取睦鄰政策,以謙虛的外交撫平連天戰火。
 
 
 
《洪中心(伊莉莎白視角)試閱02
  然而,絕望的時間永遠不會停止,一股極具震怒的力量再度捲土重來,德//志的崛起造就阿//夫‧希//勒的成就,也讓所有的人民陷入了戰爭的絕對恐懼當中。
 
  ───西元1939年,第////////發。
 
  槍炮的聲響、鼻腔中的空氣混雜濃厚的硫磺味,伴隨著令人絕望的死亡,像是鎮魂曲一般,低沉且強烈的悲傷,交織成最荒謬的殘酷演奏,在名為「世界」的舞台上驚天動地的上演著。
 
  然而,那又是一個改變彼此立場的轉機。
 
 
  伊莉莎白神情凝重地站在象牙色的大廳中等待,簡單而一塵不染的大廳裡,有一只在逐漸邁入寒冬的日子中卻沒有盡責地燃燒著爐火的壁爐,還有兩組材質不錯的墨綠色沙發,沙發前的小木桌上擺放了一壺茶水與幾個杯子,看似典雅的會客大廳沁露出呼吸聲以外的寧靜,且不斷地裸露出冷冰冰的氛圍,像暴風雨前的寧靜般讓人感到不祥,在這樣的氣氛之下只有伊莉莎白一個人獨自站立著,她緊張地細細吸取空氣中的冰冷空氣和靜謐,對於即將從走廊那端走來的同盟夥伴感到一絲絲的戒備。
 
  ───是他們抓走了羅德里希。她不由自主的提醒起自己。
  握緊雙拳,伊莉莎白盡可能的壓抑內心中澎湃的恨意,讓自己看起來是個不受感情支配的軍人。
  為了找到機會救出被俘虜的羅德里希,她不能與德意志為敵,至少現在不行。
  
  「這是為了報恩……」伊莉莎白喃喃自語的聲音隱沒在空氣中,說服自己那動搖不以的內心。
 
  ───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當軍靴在擦拭得乾淨如鏡的地面上發出規律的聲響時,高壯的路德維希先行走了進來,他對伊莉莎白僅僅點頭致意,然後側身讓他身後的某人也走進大廳。
  「啊……」伊莉莎白有點驚訝會在這裡遇見那個應該在戰場上廝殺的男人:「基爾伯特?」
  她驚訝的發現他身上那件沒有換下的軍服上還染有血跡與灰塵,淡色的髮絲也染上了一層薄塵,那雙曾經高踞一世的深紅雙眸如今竟摻雜了太多太多的疲憊,甚至連那天生擁有的高傲都消失無蹤。
  「……甚麼啊,妳就是我們的盟軍嗎?」基爾伯特聽見了伊莉莎白的呼喚才抬起頭看見了她,總算找回先前的狂妄而露出了輕浮的笑容。
  「搞甚麼,妳也要一起上戰場嗎?」基爾伯特隨便地往沙發一坐,偏過頭望著微微慍怒的伊莉莎白,毫不在意般的露出了讓伊莉莎白想操起武器撲過去的笑容:「可不可靠啊?臭小子。」
  「哼,總比你還要來的可靠啊?基爾。」伊莉莎白沒好氣地撇過頭,下定決心不理會基爾那挑釁似的笑容,對著站在一旁始終沉默的路德維希微微傾身做為禮貌的招呼,抬起頭堅定的直視那雙經過歷練而更加銳利的湛藍色的眼瞳,清晰的開口:「匈//利今日起,答應加入軸//國組織,並同意所有軍事同盟之條約。」
  「今後請多指教了,『匈//利』。」路德維希端正的對著伊莉莎白行了標準的舉手禮,而伊莉莎白也同樣行了舉手禮,並且目送他從容地離開。
 
  「你不跟著一起走嗎?」伊莉莎白維持著面對著門口、背對著基爾伯特的姿勢,冷冷的發問著。
  「本大爺累了,想在這裡休息一下。」基爾伯特的聲音確實地摻雜了許多的疲勞與困頓,伊莉莎白即使看不見也依然可以聽見他粗魯地將茶杯放在木桌上的碰撞聲,與茶水隨意的倒入杯中甚至噴濺出杯緣的聲音。
 
 
  「何況,妳還有事找本大爺,不是嗎?」
 
 
 
《普中心(基爾伯特視角)試閱》
  基爾伯特自許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伊莉莎白的男人。
 
  他知道,伊莉莎白會在打敗戰的時候,跑到沒有人的地方默默流著悔恨的淚水,然後一一細數著她在戰爭時錯失的所有進攻機會。
  他知道,伊莉莎白喜歡在早晨時走到馬廄,用著從沒第二個男人看過的溫和表情替自己的愛馬梳毛。
  他知道,伊莉莎白最喜歡餐後的水果和小麥酒,她的胃口雖然不大但是不挑食,所以儘管較為瘦弱但身體狀況良好。
  他知道,伊莉莎白守夜的時候喜歡數星星,總愛拉著他一起不睡覺就光數著那根本不可能數盡的星子。
  他知道,伊莉莎白做噩夢時總會喃喃念著她所日夜思念的故鄉,默默的抓著他袖子像個迷路的孩子嚶嚶哭泣,隔天再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似的開朗微笑,儘管眼角泛紅浮腫。
 
 
  基爾伯特認識那認真、專注於應對敵人的伊莉莎白、因為微醺而開懷大笑的伊莉莎白、將自己踩在腳下,事後卻又伸手拉自己起身的伊莉莎白、討厭有人死亡或受傷的伊莉莎白。
  卻不認識那個,站在鋼琴旁閉著雙眼認真聆聽協奏曲的伊莉莎白。
 
  而打破他那積載好幾世紀自信的,是那文弱且只懂得音樂的小少爺。
 
 
  「伊莉莎白。」
  基爾伯特不否認,當他聽見羅德里希喚著伊莉莎白的溫柔語氣時,他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的憤怒。
  然後,他狼狽的離開,在他尚未看見羅德里希執起伊莉莎白鮮細白皙的手親吻邀舞之前。
 
 
 
 
  背離了跟隨無聲起舞的兩人,狼狽且毫無尊嚴的拒絕衝擊,基爾伯特第一次品嘗到戰敗的滋味是因為伊莉莎白。
  沒有失去理智的狂奔,沒有失魂落魄的低垂下頭,基爾伯特只是靜靜的壓抑著內心的不甘心,低喃著不會有人反駁的話語。
  「甚麼嘛,臭小子,穿著裙子可長不出老二的。」
  但基爾伯特吐不出任何詆毀伊莉莎白美麗的言語,滾燙的臉頰和逐漸加促的心跳讓他明白自己的不甘心占據的面積有多大,只因為伊莉莎白的美麗不是因自己而被發掘。
  「……嘖,該死的小少爺。」你敢動伊莉莎白任何一根寒毛試試看。
  以徒勞無功的咬牙切齒作為不甘心的洩憤,基爾伯特仰望著混雜淡紫色的晚霞,不知為何眼前充盈著草園綠的裙花,鑲嵌在心上帶著難以忽視的疼痛久久無法消散。
  
  「……啊啊,來自上帝的一個誓約嗎?」很美麗的名字,一如她美麗嬌澀的容顏會千古的傳承下去。
  基爾伯特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喚她為Elsa,而是直呼Elizabeth,因為她永遠也不可能是個貴族,而始終會是那草原上騎著馬匹的活耀身影,也是他心中永遠的信仰───超乎對於上帝崇敬,他對她的情感是複雜也是堅貞,他甚至將她的笑容緊握在心中,像是要將那如脫韁野馬般的靈魂鎖在只有自己可以碰觸到的深處,所以……
  「掠奪,開始了。」他微笑,殘酷的的號角聲隨即在他隨興的彈指之下響起。
  「付出代價吧。」誰叫你擁有太多讓我妒忌的事物了,幸福的小少爺啊。
  「不屬於我的,只要搶過來就好了。」只要擊潰哈/////朝,他就可以完全接收納個小少爺的一切───包括伊莉莎白。
  「開戰了,養尊處優的小少爺。」我要一點一滴的讓你品嘗失敗與失去的滋味───這就是你給我的恥辱,我會以百倍奉還給你。
  不管曾經是騎士團的「條/頓」、還是現在扶持著弗//茲的「普//士」,都一直都是野心最旺盛、最無法接受屈辱的「基爾伯特」,在這麼長的歲月中永遠不曾改變。
  「抄起你們的利器吧!」一聲令下,士氣大增的呼喊聲難以超過他那雙蘊藏著蓋世狂野的紅寶石。
嘴角上揚,基爾伯特露出了幾乎喪失理智的瘋狂微笑。
 
他說,那是因為執著,所以爭奪。
 
───而伊莉莎白和榮耀是一體的。
 
 

 
【預購填寫資料】
暱稱︰
E-mail(發郵件通知用)
預定本數與領取方式(場次領書(請註明哪一場)/通販)︰
建議0R給作者繪者的話ˇ(不強制填寫):



預購時間預計到12月26日截止!!謝謝大家!!


宣傳banner歡迎取走ˇˇ感激大家ˇˇ





 <a href="http://blog.yam.com/sasuke80813/article/24414484" target="_blank"><img src="http://i802.photobucket.com/albums/yy304/js0511/cjlogo2.jpg" alt="In Pieces " border="0" width="200" height="40" /></a>
(請將<>改成<>)
 



第一次出本,很多還需要學習,希望大家可以給予我意見!!
謝謝大家!!(鞠躬)


PS.管理人目前處於忙碌期,留言都有看到,不是刻意不回喔Q口Q!!!!!也謝謝有留言的大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