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七夕賀文】只屬於你的

--

  輕鬆愉快的放學時間,小灣快速的收拾了書包便往玄關衝去,在途中遇到了正好走出教室的伊莉莎白。

  「呀,伊莎姐姐,要一起走嗎?」小灣俏皮的眨了眨眼,望向已經在玄關處等著的娜塔莉亞和烏//蘭。

  「咦?大家都到齊了嗎?」比利時背著書包字樓梯的轉角走到小灣身旁,與伊莉莎白相視而笑。

  「那當然,來吧列支!」伊莉莎白開心的笑著,挽著害羞的列////登,和女孩們一起步入傍晚的夕陽下踏上歸途。

 

--

 

  那天傍晚,巴修和菊在校門口的玄關相遇。

  「吶,我說,你有沒有看到我們家列支?」巴修有些擔心的望著已逐漸西降的夕陽,想著為什麼摯愛的妹妹還未從學校走出。

  「啊,令妹和小灣一起回家了。」

  「欸?」巴修訝異的看著菊,他沒想到答案居然是這個。

  「她要我轉告你,她今天會晚一點回家。」菊微笑著說完便走出了校門,留下巴修一個人既擔心又疑惑的呆立在原地。

 

 

 

  那天晚上,獨自在客廳坐立難安的巴修終於聽到鑰匙與鎖接觸摩擦的聲音,緊張的轉過身看見了妹妹心虛低下頭走入玄關。

  「對不起,我回來晚了……」扭著裙子的下襬,列支根本不敢將視線與哥哥的接觸,聲音細小的道歉著。

  「真是的,妳去了哪裡?怎麼會這麼晚回來?晚餐吃了嗎?妳還得做作業呢……咦?」巴修擔心的眉頭並沒有因為妹妹的歸來而鬆懈,他轉過身準備替妹妹熱晚餐、放洗澡水動作,卻被妹妹從身後緊張且顫抖的拉住了衣服的下襬而停止了。

  「那、那個!」小列支鼓起勇氣似的抬起頭面對哥哥滿臉的疑惑,小心翼翼的將書包中的小盒子在壁上的時鐘時針分針指到十二而敲響時掏了出來,遞到巴修的胸前。

  「七、七巧節快樂,哥哥!」

  「呃、啊?謝謝……」巴修驚訝且疑惑的收下了精心包紮的巧克力,卻依然沒有進入狀況的望著妹妹因為害羞而漲紅的臉:「這、這是?」

  「灣、灣姐姐說,在他們的國家,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和情人節是一樣的……」列支膽卻得低下頭越講越小聲,讓巴修終究只聽見「灣姐姐」和「重要的節日」等關鍵字。

  想必是東方的一些傳統吧?他點了點頭,伸手將妹妹手中的書包接下:「先去洗澡吧,我幫妳熱晚餐。」

  「啊,是的,哥哥。」小列支聽話的跑向樓梯,卻在樓梯口被叫住:「列支!」

  「哥哥……?」

  「謝謝妳的禮物。」晃著手中的禮物,臉上依然有著份不自在,但是列支明白那是屬於哥哥的情緒。

  「不會,只要哥哥喜歡就好。」笑開臉,列支不知道那絕對會是讓哥哥誓死捍衛到底、世界第一的甜美微笑。

  

--

  風和日麗的天氣下,王耀一早踏入校園便四處張望彷彿尋找甚麼似的。

 

  「你在幹嘛啊?耀哥。」本田菊背著書包無奈的望著鬼鬼祟祟蹲在校門旁的王耀,為了不想被看笑話還是出口叫住了他。

  「唔喔!菊,你嚇死我了阿魯。」王耀被嚇的幾乎跳了起來,一看見是菊便明顯的鬆了一口氣。

  「你在等小灣嗎?」望著逐漸開始湧出人潮的校門口,菊輕描淡寫的問著。

  「我只是……」

  「啊!菊、哥哥,早安!」正當王耀百口莫辯時,他們所珍愛的甜美嗓音已經活潑的傳到了校門口。

  「小灣,早安。」菊對小灣露出微笑,卻沒有漏掉王耀緊張的神情。

  「吶吶、你看你看!」小灣故作神秘地將身後的的粉紅色小紙袋拿出,從中取出了一盒看起來像是禮物的盒子,興高采烈地捧到了菊的面前。

  「這是菊的!」小灣笑得燦爛,高舉著包裝完美的巧克力,上頭的裝飾還細心的使用了櫻花雕花。

  「咦?這是巧克力嗎?」菊細心地猜中了包裝後的秘密,訝異地望著小灣。

 

  啊啊,是呢───今天是……

 

  「是啊!誰說七巧節不可以送巧克力呢?不都是情人節嗎?」小灣俏皮地眨著眼,笑地像蜜一般甜。

  「小灣,謝謝妳了。」菊溫和的笑了笑,細心的將巧克力收入書包,伸手輕撫了小灣的頭,寵溺之情不難發現。

 

  小灣轉過身,像是完全忽略掉引頸期待的王耀般,直接看到了剛踏入校園的香君。

  「啊!小香!」小灣一看見香君走近便開懷興奮的捧著另一份禮物跳到了香君身前。

  「灣姐,早上好。」香君用不變的一號表情向姊姊打了招呼,便看見姐姐開心的遞上了禮物。

  「吶!七夕情人節的巧克力!」小灣開懷地讓香君收下了禮物,並滿意的看著香君眼中地訝異與感激。

  「謝謝灣姐。」香君點了點頭,完全忽略身後大哥發出淒厲的叫喊聲,按照亞瑟教導的禮儀牽起小灣的纖纖玉手湊到嘴邊輕輕一啄。

  「香、小香!你怎麼可以……啊、小灣……哥哥我……」王耀停下了正要斥責香君的話語卻依然換來被妹妹忽略的情形。

  「啊!勇洙哥哥早安!」小灣開心的跑到了勇洙身邊,同樣交給他一份七夕巧克力。

  「哇喔,灣醬謝謝妳!」勇洙開心的抱著嬌小的小灣轉了幾圈,讓她又驚又喜的叫了起來,一旁的菊和王耀更是緊張的看著不知危險為何物的兩人。

 

  「小、小灣……」大家應得的都拿到了卻唯獨自己沒有,王耀覺得自己委屈極了。

  「沒有哥哥的。」小灣顏色地說著,語氣近乎無情。

  「咦……?」王耀疑惑的聲音未降下,香君就自她的身後喚住了他。「大哥。」

  「啊、小香!不可以!」注意到了小香手中拿著的東西,小灣知道自己的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灣姐給的,忘在廚房。」

  「才沒有!那不是要給哥哥的!」

  然而,王耀根本聽不見小灣的反駁,看著大大的巧克力上用正楷寫著「我不回家」四個大字,卻依然讓王耀感動不已。

  「小灣啊啊啊───!哥哥好感動阿嚕!」

  「啊、走開!不要抱住我啦!笨蛋哥哥!」

 

  這樣太難看了,大哥。那天香君默默的在日記上寫下了這些字樣。

 

--

  擺脫了王耀激動的「回禮」正在回教室的途中,小灣正巧在走廊上遇到了緊張的伊莉莎白,便對她露出了鼓勵的微笑與「加油」的唇語,為了堅定的姐妹情誼,她偷偷的躲到了下個轉角注視著伊莉莎白的送禮過程。

  「早安,伊莉莎白。怎麼不進教室呢?」正背著書包要走進教室的羅德里希注意到了門邊的伊莉莎白,停下來有禮的道了早安。

  「羅德里希,這個、希望你可以收下……」克服了緊張,伊莉莎白遞出了手中的巧克力,臉上是僵硬卻依然美麗的微笑。

  「啊啊,謝謝妳了,伊莉莎白。」羅德里希淡淡的微笑,並有禮的道了謝。

  「不、不會的!」伊莉莎白高興的點了頭,便目送羅德里希走進教室,甚便對一旁偷看的小灣比了個勝利的手勢。

 

 

 

  「欸?West,伊莉莎白他們在幹嘛?」基爾伯特抓著蓬亂的銀髮走出教室,看起來正準備在第一節課睡個過癮。

  「似乎是灣娘的主意,他們女孩子們把東方的七巧節當作西洋的情人送了巧克力的樣子……呃?哥哥?」路德維希拭目以待的望著哥哥,據實以報,果然立刻看見基爾伯特突然僵硬的樣子。

  「……意思是伊莉莎白在送巧克力給那個小少爺?哈、真好笑!」僵硬地用乾笑掩飾自己眼中的不甘心,基爾伯特眼中的睡意全部消失了。

  「哥哥。」路德維希出自於擔心的看著突然煩躁起來的哥哥。

  「幹嘛啊!本、本大爺才沒有覺得沒收到很難過呢!」基爾伯特尷尬的走出教室,伊莉莎白的方向。

  「我要去嘲笑伊莉莎白啦哈哈哈哈……喔!好痛……」

  ……都已經撞到柱子了,哥哥。

 

 

 

  「呀!小灣!成功了呢!」伊莉莎白激動的握緊了小灣的手,兩人開心地聚在一起分享彼此的喜悅。

  「恭喜妳!伊莎姐姐!咦?那另一……」小灣的話語未盡便被某個不悅至極的聲音打斷。

  「哈哈哈,伊莉莎白,妳居然也會做這種娘們的事情啊?」

  「吵死了,基爾伯特!不要過來吵我們!」伊莉莎白口氣極遭的回了話,卻被小灣注意到她偷偷的握緊了隨身的包包。

  「不過其實啊,那個甚麼七巧巧克力的,本大爺今天心情好可以好心的收下喔───」套話技巧零。

  「哼,誰會送給你啊?」伊莉莎白毫不留情的秒殺掉基爾伯特的自作多情。

  「什、什什什什麼嘛?可是很多人搶著要送把大爺喔?」幾乎像鬧脾氣一樣,兩人的吵架模式就快開啟了。

  「啊啊───是喔?」伊莉莎白毫不在意的隨口回應,一把抓住小灣的手臂便拉著她走向教室。

  「欸、喂!伊、伊莉莎白!」望著就快走遠的青梅竹馬,基爾伯特氣極敗壞地顯露了自己的慌張和挫敗。

  「啊──煩死了、拿去啦!」伊莉莎白將隨身包包中的東西甩到了基爾伯特身上便轉身拉著小灣離開。

  「嘎───好痛!伊莉莎白妳用甚麼東西砸我啊!咦……」望著砸向自己卻依然完好無傷的物體,基爾伯特愣了愣。

 

  ……本大爺這麼聰明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是禮物呢?

 

  「啊哈哈哈!你們看!伊莉莎白她給本大爺巧克力了!而且是比小少爺還大的巧克力喔!誰說本大爺沒有魅力的?給我站出來膜拜我啊!」

  我說啊,基爾,那很明顯是平底鍋外型的包裝,要比羅德里希手上的心型巧克力小也是很困難的一件事吧……?安東尼奧露出淡淡的苦笑,看著自己的朋友高興的拿著平底鍋四處炫耀,接著便發現到走廊另一端的比//時。

  「哪,你也有份。」微笑著將手中簡便包裝的巧克力遞了出去:「這可是最好的比//時巧克力喔!」

  「唉呀,謝謝了。」安東尼奧笑著將巧克力放入書包,又在書包中翻找了一陣子,掏出了一顆顏色鮮艷的番茄:「讓妳破費了呢,要來顆番茄當謝禮嗎?」

  「樂意之至。」比//時笑著接下了成熟的番茄,完全接受了他掩飾困窘與表達謝意的幽默和誠意。

  「是說,比//時有發明番茄口味的巧克力嗎?」

  「哈哈哈,少說笑話了───」兩人愉快地併肩走入教室。

 

 

 

  「哥哥、哥哥。」娜塔莉亞緊跟在伊凡的身後,一如往常的不斷呼喚著那個永遠叫不膩的名字。

  「啊啊,娜塔莉亞?早安。」伊凡耐著性子轉過身和妹妹打聲招呼,卻細膩地發現她今天看起來有些不一樣。

  她看起來神情更加像個戀愛中的少女,羞澀卻堅決。

  而在她的身後拖著一大袋鼓鼓的麻袋。

  ……這該不會是新的追求行動吧?

 

  「這些是給哥哥的,請哥哥跟我結婚吧。」果然。

  「啊、呃?娜塔莉亞,怎麼會有禮物呢?」他盡量的轉移了話題,卻眼尖地發現強迫交到自己手中的麻袋裡,有著好幾種包裝的禮物,但是每個包裝上都有著相同的物品───新鮮的太陽花,而從包裝中算出的是他所熟悉的伏特加香味。

  「那是酒精巧克力,伊凡。」烏//蘭走到妹妹的身後替伊凡解開了疑惑。

  「一起慶祝東方的七巧節吧!」

 

  一陣暖意襲心,他說:「謝謝。」

  原本凝滯的空氣中傳來娜塔莉亞幾乎難以耳聞的驚喜聲和烏//蘭倒抽一口氣的聲音。

 「這些都是姊姊和娜塔莉亞的心意,我很感動喔!」伊凡笑著仰望著訝異的烏//蘭和娜塔莉亞,「謝謝妳們,娜塔莉亞、姐姐。」直到目睹烏//蘭也對他露出了釋懷的微笑,才將視線頭到手中包裝精美的包裝上,緩緩地露出了難得出自真心的溫和微笑。

  ───謝謝妳們如此注重我的存在。

 

 

--

 

  傍晚時分,巴修再次發現他等不到妹妹從玄關走出、基爾伯特也找不到青梅竹馬揶揄他所拿到的禮物有多麼的差強人意、王耀心愛的妹妹也沒出現好讓他抱著痛哭。

  

  那是在頂樓的作戰會議,只屬於女孩子們的。

 

  相視而笑。

 

  「七夕作戰、大成功───!」

 

 

   ───只屬於重要的你們,七夕快樂!

 

Fin.

 

---

新月醬這是我給妳的謝禮www感謝妳這個撒必思的校稿機YO

 

結果殘局卡了半天這一篇倒生很快(眼睛流汗)而且報字數了(哭)

 

結果瑞列和亞細亞的部分最多XD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呢哈哈哈……

阿普又不敏了(默)

「一個人拿平底鍋也好快樂啦哈哈哈哈哈哈!!」(←欸##)

 

(其實阿普的娜個真的是巧克力啦ww可以吃的wwww重點是真的比貴族的大很多YOˇ)

 

 

然後因為法貞出來很怪、法賽我跟小賽又不熟、然後其實我比較偏向英賽………是說真的要寫這麼多cp嘛!!!(崩潰)

所以先寫出這幾個配對了哈哈哈……

 

ODO……我在修羅耶不要逼我爆字數寫賀文……!!!(哭奔)(這不是妳自找的嗎!

 

那麼,去死……我是說(笑)七夕情人節快樂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