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estia‧緋x緹(番外)




  「……所以這是甚麼?」緹慢條斯理的望著緋床邊累積的廢棄紙張,冷淡的問著。
  「潼潼那個神經病叫我寫的。」緋煩躁的又將手邊的指給揉掉,羽毛筆在新的羊皮紙上刷刷刷的又停了下來,動作斷斷續續的沒有連貫性。
  「報告書?」緹挑了眉,她知道有人不喜歡寫這類的東西。
  「唉呦妳出去好不好……」緋的一舉一動參雜著心虛,緹都看在眼中。
  「……晚安。」她默默的看了一眼緋做錯事一般有著罪惡感的眼,用冷漠的語氣道了聲晚安就往門邊走,眼神似有似無的往桌腳瞥了一眼。
 
  「欸欸,」玄烯小小的頭從桌子下探了出來,滿頭大汗險是他剛剛躲的十分辛苦。「為什麼要瞞著緹?」
  「去去,快回去不然我要跟潼潼講說你今天早上又炸了廚房。」緋煩躁的趕著玄烯,一點也不想知道為什麼玄烯要在緹進房間的那瞬間鑽到桌角下。
  「我、我知道了……」玄烯像夾著尾巴的狗(狐狸?)一樣鑽回桌腳下繼續做實驗。
 
  無奈的嘆了口氣他望著桌上亂七八糟的潦草字跡,他實在不想把任務中的一舉一動像悔過書一邊名列上去。
  ───詳述你的失敗經過,詳述,知道嗎?我相信這樣就會有反省效果。潼潼稍早這麼說著。
  ……那個該死的魔鬼混仗!
  飆完心中所有能問候黑髮少年的粗話,最後以他走在路上被狗踢為結,默默的執起筆哀怨的寫他的報告書。
 
  夜半時分了,玄烯規律的鼾聲從桌腳下傳來,一陣一陣跳動讓桌腳下熟睡的玄烯滿足的在睡夢中露出成功的笑靨,緋卻還是一臉爆躁的瞪著燭火下的羊皮紙看著。
  「太晚了。」緹清淡的聲音像是平靜的水面上激起的漣漪,讓幾近陷入昏睡的緋震驚的抬起頭。
  「……不會啦我快寫完了。」他像是辯解的說著,無濟於是的用開朗的笑容掩飾倦容。
  「拿來。」緹伸出睡袍下細嫩白皙的手,簡短的說著。
  「嘎?」緋不明白的望著緹,逞強的將快要閉起的沉重雙眼睜大。
  「你不睡我就睡不著。」緹乾脆的走到桌邊將散亂的羊皮紙神奇的以整齊的型態掃到臂彎中,順手抓起羽毛筆就走到窗台邊坐著。
  「欸,別這樣,又不是妳去參加任務。」緋抗議著,他一向老實,不想要用他人代筆的報告書欺騙上司。
  「我知道你又因為去為流浪狗而錯過了和潼潼會合的時間。」緹頭也沒抬的書寫著,月光映在她的臉孔上讓她別緻的側臉看起來像是廣場上的女神雕像般唯美。
  但緋可沒有那種閒期興致去欣賞這般美景。
  「為、為什麼妳知道?」
  「終於和潼潼會合之後馬上因為配合不當而在追逐戰中差一點和他槓起來。」
  「唔!?」
  「終於完成任務要返回總部的路上因為大意……或太累從屋簷下滑落受了傷。」緹說到這裡終於停下了手中的筆,緹抬起頭用那鮮紅的雙眼看著緋,那壺不開提那壺的開口問道:「包紮過了嗎?」
  「咦?啊?嗯,包、包紮過了。」對於緹突如其來的問句,緋遲疑了好幾秒才意會過來,吞吞吐吐的回答著。
  「寫好了。」緹跳下出窗台,將手中的報告書塞入專用信封中,簡便快速的封了口。
  「欸欸!我還沒看過耶!」緋驚醒般抗議著,緹卻早他一步走到了門口開門,不給他有任何挽回的餘地。
  「我等等回來。」她說,接著走出房門離開。
 
 
  對方有禮的敲了門扉,潼夜沒有抬起頭,把玩著手上沾水筆、一邊思索其他事,同時也注意到進了門的緹。
  「犯不著特地拿來。」他瞥了一眼緹放在桌上的文件,對內容似乎沒有興趣。
  「我知道了,以後絕對只和他一起出任務。」緹淺嘆了口氣,望著黑髮少年她真切的感到無奈。
  「所以不要再這樣欺負他了。」
  「我只是公事公辦。」潼夜聳聳肩很不以為意。
  「……我要回去了。」緹放棄繼續談話,她從容的轉過身離開了少年的房間。
  
  
  再回到緋的房間中時,緹注意到了縮在桌角的玄烯已經不見了,想必是給緋背回房間安置好了。
  「……緋?」散落著紙屑的地板與桌上的燭火仍像未被清理移動的樣子,但應該在房中的人卻不見蹤影。緹又嘆了口氣,將開到一半的門扉合上走入了半暗的房間。
  突如其的氣息出現在身後,慣有的戒心與警覺讓緹快速的回身應敵,卻被身後的人早一步環住腰扣在溫暖的懷中。
  「……不是很累為什麼不休息?」緹無奈的放下了手中的暗器,挪動身子作了點無用的掙扎,卻被那孩子氣的懷抱牽制的更緊。
  「嗯,妳不在我睡不著。」緋悶悶的聲音從緹的頸窩傳來,濃厚的睡意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不要撒嬌,快一點去休息。」她一方面耐著性子勸著孩子般的他,一方面仍不放棄掙扎。人與人之間的接觸她還不習慣,何況是這樣被完全抱在懷中,即使對方是他也一樣。
 
  「告訴我啦。」當緹花了一段時間硬是掙脫出緋的懷抱時,他這麼問著。
  「甚麼?」緹冷靜的望著他,抱著只要讓他快一點上床休息怎樣都好的想法,縱容著他少有的任性。
  「為什麼妳都知道?」緋的眼神中也有著平時少有的認真,但是對緹而言那根本有如喝醉酒一般無理取鬧。
  「……潼潼跟我抱怨的。」緹拉著緋沉重的手臂讓他坐到床上去,礙於力氣比不過他,她只好無奈卻嚴肅的看著他說:「休息。」
  而緋也難得的在咕噥幾句模糊的話語後聽話往後躺到柔軟的床上,像是個鬧脾氣到倦累的小孩。而緹見狀也放心似的轉身準備離開房間。
  「為什麼要走……?」緋半瞇起雙眼卻猶如夢囈班呢喃了這一句。
  「……不然你需要搖籃曲嗎?」緹難得沒好氣的回應著,卻轉身折回窗台上靠著牆坐好。


  「最後一次了。」緹平淡卻有著彆扭的聲音在沉睡的黑暗中響起:「你不睡我也睡不著啊。」





TBC......?

最好是我會在寫下去= =

總之如果真的有寫到正文裡就會改一些東西起來的...



我好愛笨蛋攻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