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菊灣同人】百度尋跡‧章五‧搶奪

 
 
  「……已經到了到了這種地步了嗎?」王耀頹喪的望著王府的滿目瘡痍,深深的嘆了口氣。
  眼睜睜的看著越/南被法蘭西斯強行帶走,雖然保住了灣娘卻依然讓王府少了一個孩子,王耀深感到自己的分身乏術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王府光靠他一人是沒用的。光是體認到這一點,就讓使他愁容滿面。
 
  望著王耀垂頭喪氣的背影,悄悄來到房門口的灣娘不敢進去打擾他。
  自從她住進前殿之後他就真正見識到王耀的辛苦。凡蓋王府中大大小小無論是對內對外的衝突事件,以及財政、教育的改革,近來他又致力於器物上的革新,讓他日夜忙碌沒有休息的時間,而使他和灣娘相處的時間也相對的減少了許多。
  但是已經成熟懂是許多的灣娘也了解哥哥的困境,盡可能的自己學習,在不打擾哥哥的作息下默默的替他遞上茶水或是蓋上被子避免著涼。
  她是這樣一個體貼且聽話的孩子,王耀對她的成長感到十分的滿意,也對於自己因為忙碌而無法陪伴她感到內疚不已。
 
  「耀哥哥……」灣娘小心的喚著,王耀聽聞微顯驚訝的轉過身來。
  「灣娘……怎麼啦?」狼狽的藏起倦容與頹喪,王耀用勉強的笑容回應妹妹的注視,殊不知手上捲起的袖子已將手臂上斑駁血跡的繃帶讓妹妹看到了。
  「哥哥,你還好嗎?」灣娘皺起姣好的眉擔心的問著,順手將手中的熱茶放到木桌上,輕輕的坐到王耀身邊。「你受了好多傷……」
  「啊……」王耀眼明手快的拉下袖子但已來不及了,他尷尬的笑了笑,伸手摸了摸灣娘的髮,決定無視她譴責的目光。
  「灣娘,妳要記住哥哥的話,不要再接近法蘭西斯那個無禮的變態,摸到他的手可是會懷孕的喔。」王耀剎有其事的嚴肅說著,灣娘似懂非懂的點著頭應許,端起桌上的杯子要王耀快趁熱喝下。
  「我好久沒見到那個哥哥了。」灣娘抬起頭突然的開口。
  「嗯?哪個哥哥?」
  「那個嘻皮笑臉,很開朗的哥哥。」灣娘使勁的想著要怎麼說出心裡所掛念的那個少年,最後開心的拉著王耀的袖口喚出那難記的名字:「勇洙哥哥!喜歡來找耀哥哥的那個人!」
  「啊,勇洙啊……最近他們家也發生了許多事呢……」王耀為難的說著,不希望妹妹聽出他話語中的擔憂,更不希望讓她知道勇洙家裡也發生了內亂。
  「咦?真的嗎……?」灣娘睜大了漂亮的水眸,不敢置信的問著,眼中的擔憂更加濃稠了。
  「是啊,但是哥哥相信他會處理好的。」王耀笑著撫摸著灣娘的頭,想盡辦法的讓自己的安撫有一點說服力。
「灣娘快回去休息吧,哥哥沒事的。」
「真的嗎?那、哥哥睡前一定要把灣娘送來的補藥喝下去,還有不可以熬夜,然後天氣涼涼的衣服要穿的暖……」灣娘用不信任的擔心目光看著王耀,不甘不願的退出了房間。
 
  當屋內陷入了安靜之中,王耀身身的嘆了口氣,轉身看向了窗外。
  「我都不知道你養成了在夜晚時分拜訪人家的習慣,菊。」
  黑髮的少年自樹蔭下走了出來,在月光的襯托下的白晰的膚色顯得異常的病弱,但他的眼神已不是那曾倚靠王耀的懵懂孩子,而他身上,穿著王耀陌生的白色軍裝。
  「我只是不想打擾你們。」菊露出了笑容,但是看在王耀眼中卻讓他莫名的感到不寒而慄。
  本田菊變了。在王耀的眼中,他不再是那竹林中有著房然神情的孩子,而是正在強大且具有威脅性的「國家」。
 
  「她成長了很多呢。」菊皮笑肉不笑的說著,話語中一點笑意都沒有反之卻有股陰霾,他具有深意的望著灣娘離去時的那扇門。
  「她的確一直是個乖巧孩子……你今天來是為了甚麼事?」王耀先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再來迅速的返回了主要話題。
  「我是想來提醒你,關於王府的近況。」菊的表情冷了下來,嚴肅的表情讓王耀感到了一絲不悅。
  「這用得著你來提醒嗎?你到底聽從那些西洋來的狗多少蠱惑?」王耀的語氣拔尖了起來,劍拔弩張的氣氛冰冷的蔓延開來。
  「我可是好心。」菊平靜地的走到了門邊:「勇洙家的紛亂你也無能為力了不是嗎?」
  「你最好在其他國家注意到『那孩子』前……」菊稍做了停頓,幾近惡質地欣賞著王耀臉上出現的震驚與惶恐:「將她交給我保護。」
  「不可能!」王耀憤怒的自座椅上站起身,憤恨的瞪視著菊,幾乎咬牙切齒的開口低吼:「灣娘是我們王府的孩子!」
  「但你無法保護她。」菊冷冷的說著,黑玉般的眼中沒有任何情感。「而我可以。」
  「不要玩火,本田菊。」王耀的臉色沉了下來,他萬萬想不到這個變了許多的少年會有要脅他的一天。
  「我會用力量證明,我有那個能力。」菊毅然轉身,纖弱的身影消失在門後,那身潔白的軍裝真的讓他改變了許多氣質。
  王耀默默地發出長嘆,無助的心情讓他越來越沉重,但他卻沒辦法放手。
  ───每個孩子、他都不願意失去。
 
 
  然而王耀他錯估了本田菊真正的實力。
  當他一手拽著傷痕累累的勇洙走入王府大廳引起紛紛討亂時,王耀腦海中只有怒火熊熊燃燒的聲音幾乎絕望的空白。
  「你!居然……!」他幾乎氣到岔氣,望著被菊像是扔垃圾一般丟到一旁的勇洙,王耀幾乎要上前掐住他的脖子。
 他居然願意傷害視同手足的勇洙來威脅他!


  「你看,連勇洙都保護不了了,你要怎麼保護她?」菊冷冷的說著,臉上的冷漠表情不是王耀所認識的。
  「所以,」菊稍做了停頓,露出了沒有絲毫笑意的微笑:「把灣娘交出來。」
  「不可能!絕不!」王耀終於忍不住心中的怒氣讓他一次爆發。接連失去了好幾個孩子,身為王府少當家,他甚至比那些孩子的親生父母更加心疼;因為無能為力的挫敗感讓他像是走投無路的老虎,有爪子卻沒有辦法將逼近自己的持槍獵人撕裂。
  但他對於灣娘的執著卻身的游如銅牆鐵壁。因為只有這個孩子看的出他的疲憊、只有這個孩子能體貼的為了能幫助他而努力學習強壯自己,即使被冷落在後殿那麼長久的一段時間,她確像是忘記一般毫無怨言。
  灣娘就像是梅一般堅毅且勇敢。體貼細心且懂事。
  他無論如何都不想失去這麼董是聽話的孩子,更何況他們才剛相認,但他卻沒辦法給她真正屬於家人的溫暖。

 
   咬緊牙,說時在王耀貞的沒料想到有一天會有與菊短兵相接的一天。
  「來人啊!」他威嚴且大聲的吼出了號令,像是早就演練好的一般,王府中裝備齊全的士衛兵全手持長槍與大刀衝進了已擁擠許多的大廳,將菊與隨行的幾十名日/本軍團團包圍住。
  「……這可是你逼我的。」菊按下的手邊的武士刀,與氣幾乎降到冰點般,卻又帶著淡淡的哀傷。
  「我一定會將她搶到手。」菊望著王耀眼中的交集,同情似的放低了音量:「因為你真的無法保全她了。」
  然後,一抹愉悅的笑意綻放在菊的嘴角邊:「而我,可以給她真正的安逸。」
 
  菊向四周的軍人使了眼神,戰役便在武士刀俐落出鞘的摩擦聲中,揭幕。




 
【待續】




 
──後記ˇˇ
 
很好我終於打出甲///爭了(死攤)
對不起我最近被普洪炸到一整個下去了深坑爬不起來……所以先把幾乎破萬的兩篇普洪寫出來了……(我沒有再打廣告真的……)(←就是有)
 
然後我覺得這一篇超虛的對不起(跪)
下一篇就是菊與灣的感情糾葛開始了WW(騙誰啊)
好啦講真的,其實開頭還是甲///爭啦……然後是灣被菊帶走。
 
啊,我快畢業了……畢典結束之後可以輕鬆一點了所以打文或許可以快一點……大概吧哈哈哈(心虛笑)
 
希望大家可以期望小菊與NINI的廝殺……(?)不過因為是武打動作的戲分所以我可能會拖……(殺掉)
希望我可以把普洪菊灣一起帶上高峰ww
謝謝各位的收看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