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同人】百度尋跡‧章四‧守護


  他聽說灣娘拒絕和王耀住到前殿,而繼續待在後殿生活,當然在各方面的待遇上也較先前好了許多。王耀得知了這個妹妹的存在後不管有多忙,一定會撥空到後殿陪伴那寂寞許久的女孩,教導她許多事物,也聽說她逐漸可以用笑容來面對每個到後殿喝茶的客人。


  這一切順利的就像不用他的幫助她也可以活得很開心一樣。
  意識到這一點,菊固然感到一陣失望與遺憾。
  他曾經想要獨占那只針對自己的、他尚未看過的笑靨。但沒想過那猶如梅花一樣讓人印象深刻地笑臉已經悄悄的在他不知情的狀況下開放了。
 
 
  但是,這樣是最好的吧?畢竟她是屬於王府的孩子。菊嘆了口氣,驚覺心中的陰霾竟揮之不去。
  ───快拋棄這種想法吧。畢竟由素昧平生的自己所承諾的守護是不具說服力的,更何況他並沒有真正向任何人坦承這份承諾。
  隱忍下心中的遺憾與情緒波瀾,菊轉開視線暫時離開了辦公桌與高疊的公文走向外廊。
  現在已是櫻的季節,庭院中正下著粉色的雨。然而此刻,他卻掛念著王府後殿那株白色梅花。
  在菊離開王府前,他隨手抓了個下樸終於問出那株植物的名字──梅花,中國特有的花朵。
  梅花給他的印象一直都是清高不濁的。孤傲的枝葉昂然直立於寒冬中,靜靜地綻放著。那樣的姿態不同於英的柔嫩溫潤,是如此地堅強且剛毅。
 
 
  而他也相信那名女孩一定也是這樣的人。
  「糟糕了呢……」菊用手背眼面,默默露出無人見到的諷刺微笑。「怎麼陷下去了呢?」
  ───也不過只是失去而已、不是嗎?為什麼這份保護欲沒辦法輕易的就此打消呢?
 
 
 
 
  灣娘很高興終於有人可以陪伴自己。即使只是一頓晚餐或是點心,王耀總會從那新造的橋走過來與她共進晚餐或是陪伴她學習---是的,她為了能更快與心愛的妹妹相會,他甚至為她造了一座橋而不用大費周章的越過深黑的湖水。
  「灣娘小姐,您不需要些息嗎?」侍女貼心的將桌上已涼掉的茶換上新的熱茶,望著熱衷於《詩經》的女孩,心中不自覺有些驕傲。
  「再等等、我快看完了。」灣娘心不在焉的說著。
  前陣子她聽說王耀最喜歡看的就是詩經時,努力地央著每個是自的姐姐們教她閱讀,學習得更為認真勤勞,只為了能在王耀面前背出其中的詩句來消除他越漸消瘦的倦容。
  「嘩--」灣娘露出了滿足的聲音和上了手中的書卷,滿帶著笑意的端起茶文雅的喝著。
  「學習的還順利嗎?灣娘小姐。」
  「嗯!」灣娘開心的點了頭,險些讓茶水濺出杯緣。「詩經比楚辭好讀很多呢!很好懂而且灣娘快把蓼莪背起來了!」她小巧的臉上泛著興奮的紅暈,因為文學的滋養,她看起來就像個大宅出生的掌上明珠般耀眼且無瑕。
  「耀哥哥今天不來嗎?」灣娘放下手中的茶杯,伸長了脖子四處張望著,天色背夕陽染成美麗的橙色,但卻看不見那將她從孤獨中拯救出來的身影出現在橋的另一方。
  「啊……耀少主今天似乎很忙呢,說不定晚上就會來了。」侍女也同樣露出憂心的神情,不希望自己的神情嚇到灣娘而盡量的在言詞上有些保留。
  「是嗎……」明顯的表露了失望之情,灣娘低下頭以喝茶作為掩飾。
  體諒到灣娘的寂寞,侍女笑著攤開了灣娘學習的筆記細心的提點著她的錯字與語法,殊不知前殿正發生了嚴重的衝突。
 
 
 
  肅穆的對峙在王府前廳中慢慢的延燒著,不能妥協的溝通讓雙方人馬劍拔弩張了起來。
  「我不可能把那孩子給你的,你死心吧!」王耀手一揮,後方已做好準備的王府守衛們便往前站了一步,一點讓步的餘地都不留。
  「別這樣,王耀。」法蘭西斯露出了為難的神情,但是語氣中也有著相同的堅持。
  「不可以!越/南是我們的遠親孩子,不給白種人管教的!」王耀露出了不耐煩的表情,口氣中應有的禮貌他已經不想管了,他不可能沒有做好武力衝突的準備設想的就來接受談判。
  「……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動手了。」法蘭西斯一臉遺憾地揮下手,成群的士兵們由他的後方湧向前,王耀身後的武將們也立即迎戰向前,一觸即發的衝突讓前廳一片混亂。
  然而,那有著金髮、穿著華麗軍服的影子敲敲退出了前廳的戰局卻沒人留意。
 
 
 
  「好吵呢,前殿。今天有甚麼活動嗎?」灣娘放下了吃剩下的晚膳,若有所思的望著因為黑夜而看不清楚的前殿。今晚王耀也沒有與灣娘共進晚餐,讓灣娘的食慾大大的降低了不少,她失望的想著剛背起來的詩經無法立即和兄長分享,一邊對於前殿的紛擾感到在意。
  「不知道……但是灣娘小姐,請您提早休息好嗎?」侍女婉轉的說著,但語氣僵硬的連心不在焉的灣娘都察覺到了不對勁。
  「發生了甚麼事?」她提振起精神及切的問著,但答案尚未問出口她卻被後殿外牆的砲擊聲給驚嚇到而尖叫連連。
 
  ───襲擊!
  灣娘努力的爬起身來,拉著慌亂不已的侍女往床邊躲。她慌張的想起王耀先前對她的叮嚀與教導,顫抖著雙手將床底下的長槍摸了出來。
  
  ───灣娘,妳一定要記得,現在的王府很危險,哥哥希望妳能學會自保。
  所以自從那天起,王耀只要有閒暇時間便會陪伴她練武,為的只是希望弱小的她能夠自己保護自己。因為他知道自己的保護是有死角與不周全的,所以他希望至少能教會她保護自己最基本的方式。
 
  灣娘看著與自己身高不符的長槍,也注意到侍女驚懼的視線她慘然一笑。
  「王府的孩子,必須學會自己保護自己的,不是嗎?」她說,臉上有著殘忍的決絕與成熟。
  ───該是,成長的時候了。
 
  她不知道是哪裡生出來的勇氣,提起那笨重的長槍往黑夜中顯得模糊的身影衝去,避免想起那刺眼的鮮紅,她吃力地揮下了手中的武器。
  對方或許沒料到自己地偷襲會阻擋而吃驚地倒抽一口氣,接著灣娘聽見的是對方吃痛的哀嚎以及非中文的咒罵聲。
  然而,她記得那個語言。
 
  「灣娘不會在晚上泡茶!回去!」她認的出來那是曾經來作客的法蘭西斯,也記得王耀和她提過最近和他交惡了一陣子,為的是晚親越/南姊姊的撫養權。
  她自以前就不喜歡這位大叔,現在她已經可以大概可以理清前殿的紛擾和這個半夜闖入後殿地這個人有很大的關係,灣娘一方面口出嚴厲的警告,一方面祈禱著王耀能夠快點過來。
  畢竟只是一介手無縛雞之力女孩,她根本不可能鬥的贏這來自西方的男人。
 
  然而她的想法完完全全的錯了。
  她在腦海中所演練的惡鬥與欺侮完全沒有被實現地被男人落花流水的逃跑身影給省略。
  灣娘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任由哭地滿臉淚水的侍女抱著稱讚她真的太厲害了居然打跑了一個西方的男人。
 
  ……不,這是意外吧?灣娘無力地想著,腳下一軟的跪坐在地。
  即使她成功地擊退了敵人,卻讓滿腔的勇氣輕瀉而出而失去了力量,淚水無法控制的流了出來卻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喜悅。
  ───這樣、我可以驕傲的說自己是個王府家的孩子吧?不再是躲在哥哥身後害怕發抖吃閒飯的孩子……灣娘也可以為王府盡一番心力,因為灣娘長大了,不是沒用的孩子。
  灣娘在心中肯定著,她相信一直讓她卻步於前殿的那些「聲音」將會認同自己的存在,將自己是為真正的王府孩子。
 
  王耀過了不久便急急忙忙地從橋的另一端趕來,他心慌卻驕傲的看著毫髮無傷的灣娘,伸手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頭,堅定且嚴肅的說他明天一早絕對會將她接入王府前殿中生活。
 
  ───於是,1884年,台/灣正式建省,成為王府名正言順的孩子。



 
【待續】
 


 
--後記
我終於榨出汁了囧
中/法/戰/爭結束了……對不起無能法叔我對他沒有愛所以寫出來的是誰我也不知道啊哈哈哈(乾笑)
反正我認為台/灣正式建省是被王府真正接受啦────純粹個人觀感這樣。
 
這裡稍微讓越/南出場了XD但其實我覺得越/南與泰/國其實算是NINI的遠親啦哈哈,所以我這樣設定了囧……希望還可以接受?
 
 
然後關於NINI不知道小灣的存在這一點,對不起我誤判了字數,所以被我刪了囧。
在此向各位說明ˇ其實只是王耀的上司們清楚王耀的個性,在加上香君被奪走讓王耀失意了一陣子,因此有意瞞著王耀關於灣娘的事情。所以NINI是受害者請各位不要討厭他囧!!
 
 
然後順利的話接下來就是著名的甲/午/戰/爭了……請多指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