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普洪同人】夜未眠

 
 
 
  接到奧///國瓦解的消息時,普//士基爾伯特完全忘卻自己的處境其實也好不到哪裡去的這件事,抱著嘲弄的心態想趁勢揶揄那不斷欺壓自己的傲氣女孩,不料卻被阻擋在緊閉著的門口。
  「……誰?」悶悶的聲音虛弱的自門後傳來,脆弱的讓基爾訝異的睜大了雙眼。
  「……喂,是我啦。」門都敲了人都來了再轉身回去似乎很讓自己沒面子,基爾帶著不坦率的口氣漫應了聲。
  「………」門內的沉默讓基爾感到煩悶暴躁,他甚至將揶揄玩弄的那份心情完全拋諸腦後,心中只充塞著想見她的想法。
  「給本大爺開門啦!喂!」
 
  正當基爾提起腳正準備踹門時,門咿呀的開了。而那名少女就站在門邊,她身穿著睡袍卻不似剛睡醒,不離手的平底武器垂在腿邊,看起來卻是那樣的不具威脅性。
  「……幹甚麼啦?」眼見沉默會繼續維持下去,伊拉莎白無奈的開口打破尷尬。
  「………本、本大爺只是路過!」掩飾的移開視線,注視過伊莉莎白紅腫的雙眼後,他怎樣也無法露出嘲諷的笑容,只好隨口扯出最荒唐的笑話。
  「………進來。」注視著僵硬的基爾,伊莉莎白只是緩慢的讓開身子,低低的說了這麼一聲就走進房中,那樣的形容與動作是如此的脆弱而無助。
  別無選擇,基爾只好默默的走入昏暗的房中順手帶上門。
 
  伊莉莎白面無表情的開了燈讓使人難受的昏沉稍有了改善,她像是無視基爾的存在似的逕自走到床邊坐下。
  四顧張望了一下這個房間,他不是沒有進來伊莉莎白的房間過,但是現在這個房間雖然讓燈光將昏暗趕跑,卻依舊有股凝滯且幾近讓人窒息的沉重氣息。原本應該擁有女孩子一慣的整潔與乾淨的房間,此刻卻在地上床上散滿了紙張,基爾認的出有些是煩人的公文,有的是滿佈五線譜的樂譜───他清楚那些樂譜代表著甚麼,轉移視線他如願的看見了安靜擺放在書櫃的那架老舊風琴,琴蓋寂靜的被掀開了。
  整個房間散布著沮喪的色彩,包括那名失了魂似的少女。
 
  ───他受夠了。基爾咬牙,氣急敗壞的注視著安靜的坐在床邊的少女。
  「幹什麼嘛、這樣。」憤憤不平的指責,他其實不了解自己有甚麼資格對她生氣。
  「不要管我啦,笨蛋。」伊莉莎白冷淡的抬起頭對上他不悅的視線,毫無生氣的說著。
  「也不過只是分手───」基爾才不管她說甚麼,光是接觸到她受傷又疲憊的眼神他的心中只有慌張和不耐這兩種情緒,這樣不穩的情感讓他連話都未經大腦的就說出口。
  「基爾伯特!」伊莉莎白驚訝的尖聲喊叫,她眼中有被割破的新傷痕,盈眶的淚水讓基爾退縮了。
  
  他們就這樣對峙著,用沉默。
  伊莉莎白緊抓著純白的被單,用責備的視線一次次的刺傷基爾,而基爾因為禁不起這樣的折磨,只能徒然的轉開視線,僵硬的呼吸著屬於她的沮喪與痛苦。
 
  這樣的僵持像是好幾世紀似的漫長,最後伊莉莎白感嘆的吐了一口氣,她淡淡的開口:「吶,基爾,我們算是朋友對吧?」
  「甚、甚麼啦?不要說廢話!」基爾對於伊莉莎白突然放鬆的語氣感到無所適從,他再度僵硬的撇開了與她相交的視線,困窘的肯定了她的問句。
  伊莉莎白充滿疲倦的臉孔總算有了點笑意,她抬起頭看著基爾,清清淡淡的開口,語氣輕鬆的像是說天氣很好或是晚餐吃甚麼。
  「可以、留下來陪我到睡著嗎?」
 
  基爾睜大了雙眼,注視著伊莉莎白眼中像是孩子般的湖水綠眸,他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開、開甚麼玩笑────!」他往後退開了好幾步,幾乎要奪門逃出。「妳在想甚麼!」
  「………」伊莉莎白一言不發的盯著他看,臉上的笑意頓時又消失了蹤跡,疲憊爬回她紅腫的雙眼。
  「……慢著,我一直想問,妳幾天沒睡了?」基爾暫時忘卻了對伊莉莎白的戒心,彆扭的問著。
  「不知道……」扶了扶額,伊莉莎白拉著被子鑽了進去,「你回去吧,我想休息了。」
 
  預想著他會知趣的離開房間,伊莉莎白失望的翻過身背對著門口,細數著各種治療失眠的方法,哀怨的發現每一種都試過了卻沒有見效。
  正當她自暴自棄的想要緊閉著雙眼看能不能就這麼模模糊糊的睡去時,床的另一邊有輕微深陷的震動讓她微微訝異了一下,正想起身回頭時卻被一雙大手押回枕頭上。
  「……基爾?」她不確的問著,耐心的等待對方克服心中的不坦率回應她。
  「……快給我睡覺。」他笨拙的回應,輕輕的撫著伊莉莎白柔順的髮,像是想學著誰的安撫方式一樣───他知道她為什麼失眠,但他畢竟和「那個他」不一樣,他明白自己能給她的只有這些。
 
  ───別這樣。伊莉莎白忍著欲哭的顫抖,花了好一陣子才能用平常的聲音開口。「吶,我想聽鋼琴。」
  「別得寸進尺了,本大爺不會那種東西。」基爾在伊利沙白看不見的角度露出了受傷的神情。果然嗎?她的心中依舊只有「他」。
  「我不是小孩啦不要像摸小狗一樣。」發出低低的抗議聲,到是沒有做甚麼反抗的動作,像隻溫馴的小貓接受他的安撫。
  「……不要廢話快睡覺啦!」他的話中雖然摻加了不耐,卻意外的有著不容易挖掘的情愫,他也沒有因為她的抗議而停止他的動作。
 
  「……喂,說真的分手有這麼難過嗎?」基爾在安靜的空氣中,終於忍不住輕輕的問著,同時祈禱著伊莉莎白的答案不要太過殘忍───即使他猜的到她會怎麼回答,卻由衷的希望那不是真的。
  「………」半晌,女孩都沒有出聲,這讓基爾感到挫敗,他悄悄的轉開尷尬的視線想看看她此刻是否熱淚盈眶,然而他看到的卻是少女安詳而毫無戒心的睡容。
  「嘖,居然睡了。」不滿意的低聲埋怨了幾句,他心口不一的輕輕拉起被子小心的不吵醒他也預防她著涼感冒。
  「……Gute Nacht.」他小心翼翼的關上門扉,在完全離開房間時回頭看了她安詳的臉孔才放心似的離開。
 
 
 
  在室內真正的回歸夜晚與睡眠該有的黑暗時,少女滿足的聲音忽地傳來:「Jó éjt, Kiel.
 
 
 
Fin.


*注譯*
Gute Nacht:是德文的晚安ˇ


Jó éjt, Kiel:馬札爾語(匈牙利語)的「晚安,基爾」ˇ




*後記ˇ*

喔耶我寫了////////我寫了普洪欸////


最近超愛這對的////!!請大家一起推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