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同人】百度尋跡‧章三‧傷害

 
  「……所以你剛剛是在庭院中被老虎咬了嗎?」坐在專心品茶的少年對面的王耀擔心地皺著眉,沒好氣的盯著少年手上潔白的繃帶。
  「咦?我以為你們只會圈養熊貓。」菊笑著輕放下瓷杯,掩飾的拉下衣袖讓繃帶藏在袖中。
  「本田菊!」王耀不悅的喊了他一聲,菊也只是不語的報以一笑。
  在家僕慌慌張張推著滿手是血的菊跑去找王耀時,他嚇的離開商議會議抓著他跑去找王府內的大夫替他療傷。但是在王耀幾次的詢問下,本田菊始終不願意將他受傷的原因老老實實的告訴他,用笑容和沉默避重就輕的拒絕回答。
  ……難不成真的有誰在王府中養了甚麼肉食動物?
  王耀苦惱的想著要是這樣就太糟糕了,這樣他就必需再撥時間出來找出那個誰叫他把肉食動物放生……不、是殺掉才行。
 
  菊望著王耀沉思苦惱的樣子也斂起了慣有的笑容,王耀真的比以前要瘦弱了,就連王府內部也因為利益薰心而變的迂腐、無可救藥。這樣的變化甚至讓菊覺得往日那曾扶持自己的寬大臂膀其實是個假象。現在的他只是勉強維繫著王府以及外界的關係,但或許王耀自己也不明白這樣不良的關係要如何做改善。
  菊很清楚問題的癥結在哪,但他沒有講、他沒有立場講明。
 
  莫名的,他突然又想到那個女孩。
  那個被遺忘在後殿的女孩經歷過甚麼,他或多或少是清楚的,因為她的雙眼透露出她是多麼的恐懼與驚慌。
  這也是他曾經經歷過的。
  在尚未奪回當家位置的那段時間,他一直被關鎖在幽暗的房中,孤獨、焦躁、悲傷的情緒幾乎擊潰他,帶給他深切的絕望。
  但他終究自那片黑暗中走了出來。
 
  而那名少女有著他當初的眼神───不信任、憂懼、無助、絕望的眼神。
  那樣瘦弱的臂膀倔強地忍住顫抖的樣子勾出他心中的憐憫,出自於本能地想保護那受盡驚嚇的無助女孩。
 
  「王耀。」菊抬起頭緩緩的問著眼前有點疑惑的地青年:「你當真不曉得後殿那名女孩的事情?」
  「後殿?」王耀一愣,更加疑惑的看像菊:「後殿是荒廢的住所不會以人居住啊?更況今年王府沒有女娃出生……怎麼突然這麼問?」
  「不。」菊低下頭又啜飲了一口茶,茶香像是呼應他的愉悅般在口中迅速擴張:「沒甚麼。」
 
 
  ───既然王府沒有人可以替妳掩去任何傷害,那麼、我可以。

  他默默的在心中立誓,沒有任何約束,只是因為心中源源不止的悸動催使他這麼做,沒由來的,只想好好的保護她。
 
  「那麼、我該走了。」菊起身笑著向疑惑的王耀辭行。
  「啊、也是。需要送你嗎?」王耀也跟著起身,用擔憂的眼神快速的瞟了一下他那受傷的左手。
  「不用了。你去忙吧,我也打擾你夠久了。」菊笑笑的走向門邊輕掩上門就這麼離開了。
 
  望著菊離開的那扇門,王耀陷入了一段長久的沉思。
  「少主……?」一名家僕進入房間,原本只是看見本田家的少主離開了所以想請王耀移駕到大廳繼續剛剛被打斷的商討,卻發現王耀居然就這麼凝望著門陷入沉思,因此只好出聲呼喚。
  「幫我備船。」王耀突然發出聲音,神情卻像是做夢般依然陷入沉思中的茫然。
  「……啊?」
  「幫我備船,我要去後殿看看。」
 
 

 
 
  環抱著發冷的身軀,女孩含著眼中酸澀的淚水,緊咬著牙,身體顫抖不止。
 
  『───就是妳嗎?王府的小小姐。』
 
  「……不要把灣娘帶走……不要……」委屈細微的嗓音從被淚水沾濕的衣袖裡傳來,灣娘蜷起身子躲在屏風裡。
  她忘不了當她將桌上的水果刀劃破黑髮少年的手腕時,赤鮮色的色彩淹沒了她整個視線,溫熱的液體噴濺在臉上。但少年只是和她一樣瞠大著雙眼,彼此視線有那麼一秒相交,隨後因為她的踉蹌而錯開。在她因為衝擊過大而失去意識時,她看見的是聽聞衝突聲而趕來的侍女姐姐驚恐且難以置信的神情。
  「灣娘不是故意的……灣娘只是想保護自己……」
  
  ───灣娘殺人了嗎?灣娘這麼保護自己錯了嗎?
  一想到此,灣娘的淚水就像是永遠都流不完的泉水不斷的從眼眶中溢出。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灣娘小姐……」侍女的聲音讓哭泣中的灣娘受到了不小的驚嚇甚至不自覺的發出了小小的驚叫聲。
  「什、什麼事?」快速的將淚水拭去,她不知道臉上依然留有狼狽的淚痕和紅腫的雙眼。
  「……有客人……妳───」
  「出去───!」
  年輕的侍女看到灣娘的憔悴也感到心疼,但是她一開口卻被灣娘驚恐地打斷,殘忍地讓她的臉頰上再次滾落淚珠。
  「出去!灣娘不會再為任何人泡茶了!灣娘不要見任何人!出去出去!」灣娘令人憐惜的聲音中有太多太多的疲憊和恐懼,她尖聲喊叫像是這樣就可以逃避任何事一樣,但她也明白這樣是徒勞無功的。
  
  「……妳叫灣娘嗎?」不同於侍女柔細的聲音,是一個青年充滿訝異的詢問。
  灣娘出自於好奇的反射動作,轉頭望向站在侍女身旁那名她只看過一次的黑髮青年。
  「……耀哥哥……?」她不肯定的喊著,眼眶逐漸被濕潤所模糊。
  「老天爺,我把妳遺忘在這裡多久了?」青年不可置信的用自責的語氣說著,他走向灣娘,用寵溺卻充滿歉疚的溫柔摸著灣娘的頭。
  「……灣娘好怕!灣娘不要一個人……灣娘不想再泡茶給外國人喝了……」灣娘像是鬆綁的木偶,無助地靠入王耀的懷中控訴著所有的一切,淚水不爭氣的像斷線珍珠不斷的滑下臉龐。
  「對不起……我會馬上把妳接回前殿的。對不起……」王耀不忍的拍著灣娘哭到岔氣而顫抖的肩膀,柔聲的安撫著。
  「因為灣娘妳是王府的孩子。」
  
 
  ───1874年,中/國改以積極政策治理台/灣。
 


【待續】
 
好了,現在誰來告訴我我在寫甚麼。

馬的我好想哭啦寫這麼久才到積/極/治/台!!!


我想說的還是老話,我是渣渣請原諒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