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同人】百度尋跡 ‧章二‧相識

 

  他是本田菊,是本田家新任的少當家。雖然原本就是家中的嫡子,但是因為被家中追求名利的長輩奪走應有的繼承權,引起了長期的家族革命讓本田家陷入了混亂之中,菊終於利用堅定的實力將意謀奪位的長輩給剔除並花了很長的時間做了家族整治,翦除了反對的勢力,正式登上當家的位子。
  面對家族中若隱若現的聲音,少年默默的將之收在心中,想著在外做些更有成效能幫助本田加快速興盛的事情,以此讓那些「聲音」再也吐不出任何話來地認同他的能力以及他是現任少當家是個無疑的事實。
 
  王府裡的少當家曾教導他許多事,包含書法和經文甚至是管理方面的知識。但隨著漸行漸遠的外交領域以及兩家家庭內部的事宜及紛亂,兩人都致力於自己家族中的各大事務而許久沒有見面了,兩人之間的關係甚至因此有點尷尬。
 
  前陣子聽到英/國說過王府中又多了一名女孩時他正在廚房煮東西給他剛接回家的孩子吃,菊默默的看著香/港皺著眉緊盯著那個攪拌鍋裡濃稠的黑色不明物不發一語而對這孩子的未來感到擔憂。
  「王府又多了個女孩?」菊決定無視亞瑟將「食物」分裝在盤子時盤子發出的滋滋聲,以及明明前一秒是黏稠物此刻卻是黑色細小碎削的食物外觀,僵硬的瞪著亞瑟問著。
  「是啊,她泡的茶很好喝呢!雖然有點怕生。」亞瑟皺著眉將放著黑色碎削的白色盤子遞給男孩,無奈的看著香/港明顯不願意吃下肚的神情,委屈的轉頭看著菊,轉移了話題。
  「你要不要也來一點?」
  「不用了謝謝。」
 
  菊疑惑的想著之前去王府家沒有這方面的傳聞,或許是這陣子剛被接回去的吧。
  他好奇的打算著藉由這次造訪王府順便去後殿看看那名女孩。
 
  他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在意。
  因為香/港出生時,王府少當家王耀曾高興的梢信告訴他小弟弟終於出生了。但是為何這名女孩的事情他從沒聽聞?
 
  菊聽說王府最近也陷入內部的混亂中,王耀身為少當家理當處理這些家族成員間的內鬥,又得處理家族成員對外的衝突,亞瑟和法蘭有好幾次憤憤不平地和他談論到與王府的衝突了。
  因為同樣經歷過家族中的內鬥,所以菊很了解王耀現在的處境。也因為如此,他明白已經有許多人把腦筋動到嚴重動搖中的王府上,想趁勢打擊一向囂張跋扈的王府,藉機占據內部大量的財產與資源。
  雖明白如此,菊採取的卻是觀望的態度。都自顧不暇了,他無法將過往的情誼運用在這個節骨眼上。即使他的天性並非如此的堅強,他也依然甚麼也沒有透漏半分。
  也或許真的是被利誘吸引了吧。他承認在他接管本田家當家的時候他就已是一身汙穢了。利益這種事,靠天真的情感與牽絆是不可能有任何好處可得的。然而他現在正在出賣自己的良心,觀望並等待利益的手到擒來。
 
  因此,在時間還沒到時,雖維持現狀吧,或許多少可以挽救一些甚麼,即使他也不明白自己想挽救的是一點補償抑或是一絲諒解。
 
  在王府內一扇雕龍大門前停下腳步,此刻的菊會有造訪王府的舉動只是為了彌補心中扎著他的的罪惡感,或者只是對於自己的立場做最後的確認。他很清楚之後的他便無法回頭了,無論是投奔任何一方。
 
  「王耀。」伸手敲了敲門,菊走到了王府少當家房間的門口卻不見有人立刻來開門只好出聲喚了青年的名,後來終於聽見急促的步伐聲,接著門就被打開了。
  在門被打開的瞬間菊聽見裡面傳出的謾罵聲,像是爭吵而且是很激烈的那種。接著一名青年的頭就探了出來,看見菊的時候露出了驚訝卻懷念的神情。
  「啊啊,你來了?抱歉我現在有點走不開……那個、你要不要去庭院裡走一走,等等我會去大廳等你的。」王耀無奈地笑著,菊卻可以很明顯的在王耀的臉上辨認出一絲複雜的情緒,還有雖然他極力想掩飾卻依然被看見纏繞在手上的繃帶和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
  男人嘛,總會逞強的想要把身上落敗的痕跡藏起來,這種心情菊也是了解的。因為有痕跡在身上就代表著恥辱。
  尤其是在一個立場不明不白的男人面前。
  是啊,這就是他們現在僵持在繃弦下的立場,隨時會撕破臉成為敵人,而這卻是菊所選擇的、對本田家的興盛所做的犧牲。
  「好啊,我先去繞繞。」菊笑著回答,裝作對於王耀的戒心毫不在意,心想剛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去看看那個女孩。
 
 
  離開了王耀的房間,他拐了好幾個彎找了個僕人詢問了有關那位女孩的事才知道原來她居住在後殿、名叫灣娘。
  印象中他知道後殿其實是個荒廢的住所。王府往往會定期重建新樓並遷居,而現在的後殿是過去被廢棄的宅院之一。
  為什麼一個王府的孩子會居住在後殿而不是前殿?
 
  和僕役要求借了艘簡便的小船之後,他謝絕了僕役要與他同行替他划船的好意,自己划著小船航向後殿。
  當船靠了岸讓他能將後殿的全貌看清楚時,他很確定這地方確實不該有人居住。
  荒蕪的庭院、破漏的屋簷、掉漆的窗框,這個地方簡直可以用斷垣殘壁形容,為什麼一個王府的女孩會願意住在這種地方?
  抱著這樣的疑問,菊不疾不徐地走入毫無綠意的庭院,無意識的環顧了只有枯枝敗葉的花園,一株庭院裡唯一有生氣的植物吸引了他的視線。
  他沒見過這種植物,會在冬天綻放的花朵不多,連他所熟知的櫻花都是在春日下綻放。而這株比櫻樹還乾瘦矮小的植物在樹梢開放著小小的白花,似有似無的清冽香氣傳來,在微顯濕濁的空氣中格外的清香濃烈。
  發呆似的盯著這株植物看了許久,菊才像驚醒一般回過神,轉身緩步向後殿的建築。
  基於習武的習慣,其實他早就注意到後殿中有到緊張的視線一直注視著自己。他決定假裝沒有感受到那道視線,若無其事的走向通往房間的走道。透過破舊的軒窗,他看見一顆小小的頭慌忙的縮了下去,甚至可以想像到女孩惶恐地倒抽一口氣的聲音,他突然想起亞瑟曾說過女孩十分怕生這件事。
 
  或許自己唐突的拜訪是失禮了一點,但他也沒有敗興而歸的意思。
  去打打招呼應該是可以的吧?
 
  在他到達了一間看似經常有人出入使用的房門前,正要拉開門把的手在觸碰到門把的前一秒門卻被人從裡面緩慢的敞開了一點隙縫,從隙縫中可以看見一雙大眼眨著。
  菊愣了一下變回復冷靜,露出了溫和的微笑輕輕的把門打開,在門被完全敞開時,屋內空氣中那股清新的香氣的讓他想起剛剛在園內看見的那株植物。
  
  那個原本貼在門邊觀察他的女孩不知何時已退到了牆角縮成一團,身體微微的顫抖著。疑懼的視線在他身上游移著,透露出絲絲僵硬以及好奇。
  菊看透了她的不自在便蹲下身與她的視線齊高,露出一貫溫和的笑容輕聲地開口:「就是妳嗎?王府的小小姐。」
  就在他開口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他被女孩眼中一閃即逝的恐懼、訝異所震懾,他甚至可以看見瞬間湧出眼眶的淚水。
 
  那是一種毫不掩飾的戰慄與傷害。
  即便他甚麼也沒做卻像是帶給她絕對的懼怕與衝擊。
 
 
  「不要過來!」女孩尖叫。
 
  破空的聲音在尖叫聲之後顯得格外刺耳、突兀。
 
  黑色的外掛染上了異色,顯得更加深暗。清香的空氣,也染上了不合適的腥味。
 


 
 
【待續】




恩,小菊家的家庭革命基本上是大/政/奉/還的象徵


所以小菊絕對和天/皇沒有任何關係,只是象徵!!

王耀曾經指導小菊大家應該都知道是大/化/革/新。

再來,王府中的內鬥象徵的是太/平/天/國/之/亂。

總之,我終於寫到牡/丹/社/事/件了。(拭淚)



然後是因為我真的很想寫到香君所以我寫了,結果不得以亞瑟也只好一起出來(妳去死)

啊還有,小菊和亞瑟是在明/治/維/新時認識的喔。




最後,因為我很不會模擬耀哥的「阿魯」所以我沒有加請打我(你走)(所以我說人物過於嚴肅有嘛!!加了阿魯是要怎麼嚴肅啦!!!)


還有開頭標楷體的口白是小灣小菊的內心戲,只是我手賤想打而已所以看看就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