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櫻>孤櫻-章十三 牽動

長期沉浸在血的洗禮,猶如黑夜的紅眼烏鴉已習慣棲息在黑壓壓的枝頭上等待殺戮的到來。 睥睨的雙眼,注視著跟隨黑夜即將到來的血光。 空無一人的天井,因為深夜的造訪而深陷黑暗中。 回盪在迴廊的腳步聲是可以輕一眼是成為無聲的,但卻像是被故意是製造出來的一般明顯。 「給我出來。」 靜謐在冰冷的空氣中掙扎的燥動著,隨觸及發的殺意在少年眼中濺設出火花。 「我真沒想到你會這做,佐助。」 兜毫不在意地自屋簷躍了下來,理了理衣袖上的灰塵,戴著毫無笑意的虛偽面對著少年。 「你到底居心何在?」佐助冷著面孔,殺氣混雜著憤怒在空氣中無形的灼燒著氣氛最終的燃點。 「我只是不想讓你後悔。」 兜伸手推了推眼鏡,眼鏡襯著月光折射出一道光芒在佐助因為陰影而看不清的臉龐。 「我聽不懂你在說甚麼。」 「你迷惘了吧?佐助。」 兜不等佐助的反駁立刻接了下去。 「你看到她的那一瞬間,感到迷惘了吧?」 「───…」令人意外的,佐助禁聲。 而兜像是早已穿他似的露出了嘲笑的笑容;不是嘲笑那名迷網的黑髮少年,而是自己。 「放棄吧。放棄她,或是力量。只要同時擁有,就會讓彼此感到痛苦的。」 兜無顧於佐助越漸明顯的怒意,逕自拂袖而去,留下佐助一人獨自望著他的背影禁聲不語。 「該死!」佐助凝視著天上的明月,心中的滯悶無法獲得釋放,讓他幾乎感到窒息。   『你迷惘了吧?』   不,不會的。   就是一直這樣了嗎?一直專注的看著眼前的最終目的。他一直專注的思索著報仇的事情啊!   所以不可能被任何事情、任何人干擾他的信念才對…不可能───    『就算你是真的佐助又如何?是音忍的話就快一點…殺了我!』 「──為什麼…?!」   『你不動手嗎?那麼,我就自行了斷了!』 「可惡!」咬緊牙,佐助邁步走入黑暗。他不知道要怎麼擺脫那雙淚眼的凝望、不知道要如何阻止那戚烈的呼喊傳入耳中。 那雙充斥著痛苦、絕望的雙眼,讓他的心感到無比的刺痛。    不要用妳的淚水擾亂我的心波!櫻────! 和室內點燃著一盞微弱的蠟燭,燭光照在少女看似沉睡的臉龐。 櫻其實一直醒著。 她閉著雙眼,想要釐清所有的一切,但是腦海中卻依然是一片混亂。   我一直都知道的。其實我只是想念你而已─── 櫻緊閉的雙眼遲遲不願張開。 因為張開了就要面對,面對現實。面對他是「敵人」的現實。 不是害怕心軟,是害怕決裂的傷口。 泛血的心,早已承受不了任何拋棄。 她下不了決心。 她想逃,逃離他在的地方。 雖然思念獲得了回應,但是卻讓她同時感到另一種痛苦。 或許,她一開始決定要來這裡,就是一個天大的錯誤了吧。 她說不出口。 說不出要她和自己一起回去的話語。 她無法答應。 如果他開口要她陪他一起留下,她沒有勇氣答應。 但是他會說出那樣的話嗎?不可能的吧。 忽然,拉門後面有人的步伐聲打斷了她的思考。 她拉起了警覺的神經,全神貫注地傾聽著種種動向。 進入房間的那個人,像是打量一般走近了她的身邊。 正當櫻猜測著他的意圖時,他忽然伸出冰冷的手,將她攔腰抱起,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櫻差一點就驚叫出聲。   不是佐助。櫻很肯定的對自己說著。這個未知人物身上的感覺她清楚的知道他不是她所心愛的人。   ───到底是誰…他要帶我去哪裡? 櫻不敢睜開眼睛,懷抱著無比的恐懼,在已經亂無章法的腦海中摸索著真相,卻讓自己顯得更加心慌意亂。   不要…快來救我───佐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