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9285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佐櫻>孤櫻-章十二 脅迫

封閉的會議室哩,大夥屏息著呼吸,專注卻苦惱的思索當下最危急卻也最棘手的事情。 「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呢?綱手大人,他們很明顯的是在對我們挑釁啊!」 「還是不應善加行動比較好吧,我們的人員實在傷亡慘重啊!」 「還是收回對於曉的戰力吧!」 大夥的許多意見開始有所重疊衝突,唯恐場面有所失控,靜音伸手制止了大家的談話。 「各位,當下之急不是戰力問題,而是我們要如何反擊。請各位不要先採用戰爭一途來面對此事好嗎?」 「靜音說得很對。」一直沉默不語的綱手站起身,用眼神示意靜音坐下。 「對於曉的戰力是絕對不能收回的,我們必須更加謹慎的盯著他們避免他們和音有所接觸才行。至於音,我們的暗部已經再次由精銳的上忍集合成為一支新的部隊了。」 眾人訝異的相互注視,他們對於新的暗部部隊完全沒有耳聞,連靜音也是一臉訝異的看著綱手。 「卡卡西。」注意到了靜音的訝異,綱手帶著笑意喚了卡卡西。 「是。」 「那麼,那隻新的暗部部隊就麻煩你來帶領了。」 「咦──?」 「為什麼是卡卡西?」 「慢著,為什麼暗部需要帶領者呢?綱手大人!」 此時,緊閉的門扉被人敞開了,自門後走來的是一群少年與少女。 「火影大人,請問我們甚麼時候可以出發?」金髮的少女-井野看來已經全副武裝隨時可以準備出發了。 「我說,這樣好麻煩耶?」鹿丸顯然剛好睡醒,疲憊的雙眼中帶眼倦意。 「沒辦法,誰叫我們欠他人情。」寧次自井野身後走出,穩重的感覺因為年齡而讓他看起來更加老練。 「我說啊,我們這次一去人情就算還完了吧?鳴人。」牙看向門外最後一名沒有進入房間的少年,顯的意志蓬勃。 「那是當然的!」少年顯目的金髮出現在房間的燈光下,更加增添了他的耀眼。 「綱手奶奶!我們現在就出發吧!把櫻和佐助,『一起』帶回來!」他對著綱手燦爛一笑,那是和他本身的存在一樣耀眼的笑容。 卡卡西和綱手聞言,有默契的會心一笑。 「那是當然的。」 此刻,靜音忽然走向了綱手,毅然決然的開口。 「請讓我一同隨行,綱手大人。」 綱手靜靜的看著鏡音,沒有任何質疑或是應許。 「我……」 看見綱手的反應,讓靜音多少產生了退意與躊躇,但是她依然不想死心的用眼神懇求著綱手的答應。 「也對,」綱手突然笑了,走向靜音拍著她的肩:「妳也有妳應該要釐清的事情。那就放手去吧,但是要記得回來。」 靜音一愣一愣的看著綱手的雙眼。    原來她都知道了…一直以來都知道自己是怎樣帶著矛盾的心情─── 「謝、謝謝您!綱手大人!」 深深的九十度鞠躬,靜音用行動證明她一定會回到這名偉大的領袖身邊。 「那麼,我們走吧。」卡卡西領著新的暗部部隊以及靜音,走出了房間。 「綱手大人,他們會回來吧?」不知是誰,不自覺的注視著他們離去的背影,脫口而出。 「會,他們會回來。會帶著他們心愛的人們一起回來。」綱手看著窗邊的蒼穹,悠悠的回答著。   但是她,卻沒能在「他」墮落時拉上一把啊。   那個,曾經是「他們」最珍貴的「夥伴」。 「大蛇丸大人。」全身包裹在黑色布料下的忍者蹲身於大蛇丸的房門邊。 「甚麼事?」睥睨的視線移到了拉門的剪影,語氣讓人覺得他顯得不是非常的在意。 「曉的宇知波鼬來了。」 「…哦?」 大蛇丸蒼白消瘦的臉上綻放了感興趣的詭笑,像是一隻自冬眠中甦醒的蛇,睜著琥珀色的雙眼,嘶嘶的吐著含毒的信子。 「請他進來吧。」 空氣中瀰漫的血路濕淋淋的鮮血腥味,殺出血路的男人身上沒有見到任何一滴血色。 真正的強者,是不願意沾染到最卑微的腥血。 而他的那雙鮮紅色雙眼,便代表著死神。 ********************* 嗚嘎!我終於生出來了!! 討厭...劇情似乎變得很芭樂...對不起...(淚) 我討厭大家都出現的團圓劇--- 但是不這麼寫似乎又寫不下去... 對不起這篇文被我寫到爛掉了...(下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