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9285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番外-夜夢 章五-挽救的淚水

『媽媽,妳在哪裡?媽媽!』 「────!」倏地睜開雙眼,滾燙的淚水滑落面頰,敵意肅殺的氣息抵制在冰冷的空氣下無助顫抖。 「抱歉,我把妳吵醒了嗎?」 少年的紅髮讓她感到心煩。他手中抓著團服似乎是想為不小心在冰冷的天氣下睡著的自己保暖。 「怎麼了嗎?」少年盯著她,平靜的說著。 賽提亞皺著眉,面露不耐煩與疑惑。 「眼淚。」名為拉比的少年微笑著身手指著她眼眶的淚滴。 「……」賽提亞露出了驚訝的神情,只有一秒,立刻回覆殺氣,同時快速的抹去脆弱的象徵。 又是那個夢。 她討厭脆弱的自己。而她,也只有睡夢中,依然是個害怕孤單的孩子。 「───…」 「…………」 兩人僵持著尷尬,但賽緹亞顯然也沒有意願繼續這個話題。不,他根本不想開啟任何與這名陌生夥伴的話題。   不需要有任何牽絆,不需要。 「妳顯然不是很喜歡我呢。」 拉比嘻嘻笑笑的說著,看著賽緹亞面無表情的冷酷,他並不像之前的任何人知難而退。 「我說妳呀,個性和那個少年好像喔!那個東方國家來的長髮少年。」 「吶、吶!妳有在聽我說嗎?」 「不過,妳也開口說句話嘛?妳的聲音其實很好聽呢。妳會唱歌嗎?」   ───唱歌。     那個女人也說過她喜歡我的歌聲。 名為母親的她。   『緹亞,唱首歌給媽媽聽吧?』   不,那個遺棄她的狠心女人,不適合「母親」這個名詞。   她不知道她是否真心愛過她。   真正應該付出的愛,她沒有經歷過,沒有。 「你可以閉上你的嘴嗎?」兇狠的視線橫掃少年的所在範圍,現在的她感到心煩意亂。 「啊,妳終於說話了。」拉比微笑著說著,那樣的笑容,她無法牽動臉部模仿。   心中有的黑暗,無法用光明復原了吧?   微笑是光明的話,她的雙眼所投射的敵意,一定十分傷人。   自己已經遍體麟傷又為什麼要用相同的方式傷害他人呢? 「嘖。」 船已經往港口靠岸,賽緹亞二話不說逕自拋下拉比跳上岸邊。   煩,好煩。   為什麼今日的自己是如此的厭惡自己的所作所為?   為什麼看到他,會不由自主的檢討自己。   還有心中的那份因為牽絆所產生的燥動又是怎麼一回事? 「賽緹亞,地點在這裡。」 拉比攤開地圖,不管賽緹亞情不情願,自顧自的解說著任務內容。 「據說是一個惡魔,在深夜中會找尋落單的女子,並且殺害她們。」 「管他那麼多。」賽緹亞拂袖而去,語氣冰冷的猶如破碎的冰屑。 「全部毀掉就好了。」 兩人走到了城裡,深夜中的街巷因為強風的呼嘯而傳出嘶吼。 毫不猶豫的走入隱密的住宅,立即聞到了異常的鐵鏽味。 加快了移動的步伐,轉角處有些微的燭火餘光。 緩慢的消除喘息所發出的聲音,躲匿在橋角緩慢的往裡面虧視,而眼前所及的,竟是刺目殘忍的鮮紅。 「────!」一股酸味自腹部上升,賽緹亞強硬的收為視線,止住了想吐的感覺,緩慢的倚靠在牆邊。 那任務中提及的惡魔,撕扯著女人的屍骨與髮絲,吸食著鮮血,啃食著女人才有的器官-子宮。 屍骨碎裂的聲音、鮮血滑落咽喉的聲音──── 賽緹掩著耳,淚水不自覺的滾落臉龐。 哭泣的原因不是因為驚嚇。 她顫抖地伸手進入口袋,一陣摸索後終於碰到了熟悉的金屬質感。   不要…不要是這樣───… 拉比驚悚的淌著冷汗,不像賽緹亞逃避的視線,他戰戰兢兢的想著應對方法,去突然發現的一個因為燭火而發亮的東西。   ───綴飾?是成為惡麼的人類之前所擁有的東西嗎? 當他看向賽緹亞時,訝異的發現賽緹亞顫抖的手伸進了衣服的口袋內,掏出了一模一樣的綴飾。 「───妳…」 哽咽的嗓音是心痛喉嚨所發出的聲音,而淚水是宣洩痛苦的證明。 「────母親…?」   綴飾在她冰冷的手中發燙,而淚水早已灼傷了她的面頰,內心激動的跳動早已麻痺了她因為鮮血而無視的恐懼,但是牽絆在她的腦海中編織出只屬於她的夢饜。   那是恐懼,也是絕望。 「─────母親!」 ********************** 過了好久才生出來呢ˇ 賽緹亞我好愛妳呀ˇˇˇˇˇ(揍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