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櫻>孤櫻-章十一 重逢

櫻戒慎的看著眼前的人,試著讓自己表現的更加冷靜。 但是她做不到,身體不自覺的顫抖,淚水像是無法控制般不斷滑落臉頰。 她下意識的想逃開眼前的人,櫻的視線掃過這個房間。   不大,卻不致狹小… 眼尖的發現這個和風式的房間裡有擺置一把草雉劍當作裝飾,心中的決定立即成立。 快速的移動傷痕累累的身軀,完全不考慮自己的身體根本負荷不了這般的折磨,她往後跳開與青年的距離。 「唔呃──…」身體上的傷雖然都已經被包紮,但是櫻大動作的反應依然讓她的傷口隱隱作痛著。 「怎麼?這是最新的拷問方式嗎?」 嫌惡的瞪視著那名黑髮青年,她盡量壓制自己的聲音不要產生顫音,縱使不怎麼成功,她也不在乎。 「妳就這麼…不想見到我嗎?」 青年對於她的行動,似乎毫無動容、面無表情的看著櫻做著毫無意義的反抗。 但櫻卻不知道為什麼,從他的語氣中感受到了悵然。   不可能…絕對是陷阱───… 「不管你是真人還是假冒的,我甚麼也不會說。」 她匯精聚神的注視著青年的一舉一動,卻不知為什麼變成觀察起他的樣貌。 身高變高了,連聲音也變得更加成熟、穩重。但是那一雙黑瞳仍然不帶有任何一絲感情,像是人偶般甚麼也無法在他心中產生任何波瀾。   不是他…不要是他…… 「櫻,我不會傷害妳。」那名青年,長的和佐助幾乎無異的青年這麼對她說,但櫻一點也不想聽。 「你以為誰會相信這種話?」咬牙切齒的這麼說著,話語中竟然差雜了許許多多的恨意。 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恨,縱使眼前的人是她曾經愛過的人又怎麼樣… 但是,儘管如此,心還是一樣的,絞痛。 「不要…過來…」櫻低著頭,聲音已經無法控制的產生顫抖,但她已經甚麼都管不了了。 「就算你是真的佐助又如何?是音忍的話就快一點…殺了我!」 崩潰似的大吼,連櫻也想不到自己還有這麼大的力氣和精神吼出這麼令人痛徹心扉的話語。 青年聞言一震,面無表情臉上竟出現了訝異,但是只有那麼一瞬,而不巧櫻沒有看見。   為什麼妳要說出這種話───… 櫻抬起頭,直視著那名青年。臉上的表情甚是平靜,卻帶著另一股令人不安的冷然。 「你不動手嗎?」櫻輕聲的說著,眼中的平靜讓人感受到了不對勁。 冷然的視線停在佐助身上,讓他感到陌生,心中醞釀出一股不對勁。 他對於她的改變,感到訝異。 那一雙眼,好陌生───… 「那麼,」隨後,是一個嫣然的笑容。 「我就自行了斷了!」櫻轉過身,順手將房內裝飾用的草雉劍出鞘,鋒利的劍鋒隨即已輕劃破她細嫩的肌膚,鮮紅的血液逐漸溢流而出,在劍鋒與細白的頸上留下令人心驚的血痕。   她要…做甚麼───? 「───!」佐助再也無法忽視心中的不安與愕然,他在櫻猶豫的瞬間快速上前,空手將她劍奪走。 「妳要做甚麼?!」他失控的大吼,心裡想著的是不希望她染上那一片殘忍的赤紅。   心,竟然刺痛著。 「───唔!」櫻眼見自己的行動被人阻止,當下混亂地甚麼也無法冷靜思考。 甚至連對方驚慌失措的樣子都沒看見。 如果看見了,或許就會知道對方,在意著自己。 但是她沒看見,看不見。   不可以被抓到──! 她緊閉著眼,不敢瞧見那名緊抓著自己雙手的青年的雙眼。 她知道的,看到他,她會無法下定決心,她會猶豫。 她微啟雙唇,想直接咬舌自盡。而對方早已發現了她另一項瘋狂的行為,立即給予她一擊。 失去意識的櫻直接倒入他的懷裡,佐助只是平靜的將她接下。   自己的變化… 他注視著櫻的睡臉,他終於查覺自己已變化的心。   不應該是這樣的───… 心很難受,像是有根針插在裡面拔不出來。 「我不可能…在意妳──…」輕輕的將懷中的人兒抱緊,他只是毫無說服力的對自己說著。 猶如戀情一般,櫻花,將在最美麗的時候,凋零。 ********************* 喔喔喔喔喔嘎嘎嘎----- 然後我不知道要怎麼寫了耶(打死) 啊啊,所以還是先把校刊小說寫完吧ˇˇ(順理成章) (橫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