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8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佐櫻>孤櫻-章十 囚禁

綱手一個人待在辦公室內,凝視著窗外的烏雲。 那厚重的雲想必待會會降下大雨吧?而那樣的陰天就像她現在的心情一樣。 『妳可以選擇不去。』 那一天,綱手認真的看著櫻翠綠的眼瞳,她一直以為自己將那句話說出來了。 雖然她的嘴上帶有命令的口吻,但她心中是希望她拒絕的,而可惜的是,她十分清楚少女是不可能拒絕的。 所以,她沒有說。 但是,現在她後悔自己沒有說。 妳會平安的回來嗎?櫻──… 「綱手大人!」靜音慌忙的破門而入,連敲門的基本禮儀都遺忘了,想必是遇到了十分嚴重的事情。 「櫻…櫻被音俘虜了!」 「妳說什麼?!」綱手激動的拍桌站起,本堅硬的木桌竟應聲碎裂。 「是剛剛回報的人員說的,三名暗部隊員已有一名負傷,行動已被發現。不難猜測音或許會有下一步動作,唯恐他們對我們宣戰,若他們真和曉有勾結,唯恐對我們不利。接下來該怎麼辦呢?綱手大人!」 「嘖!」 事態到此,實在嚴重,彷彿世界上最不幸的時刻全集中到這一天般。綱手咬著牙,心中有把怒火正在蔓延,但是腦袋不斷跑出的策略卻沒有一個真正可行。 「靜音,暗部剩下幾名隊員?曉的動向呢?村子裡的上忍及中忍有誰沒有出任務還待在村子裡,把他們全部召集到辦公室來!快一點!」氣急敗壞的下了許多命令,她已經亂了陣腳。 「是!」 看著靜音快速的離開房間,綱手激動的走向櫃子,將櫃子上的茶水一飲而盡。 冷靜…我要冷靜才行───… 平復了心情,她重新回到了支離破碎的桌子旁坐下。 咬著牙,她只能等待時機與機會,想辦法解決現在的窘況。 「妳一定要沒事…櫻!」 櫻一直以為以為自己又會在黑暗的監牢中,因為嚴刑拷問的痛楚而驚醒。 她應該清楚的吧,清楚來到音之後會有甚麼樣不人道的種種待遇。 那麼還是堅持要來的自己,真傻。 她的意識已經恢復了過來,但是身體的痠痛與疲憊讓她不想睜開眼睛。 反正都要面對相同的黑暗與絕望,親眼看見了又何仿? 隨後,她聽見了些微的聲音,是開門的聲音。 啊啊…又要繼續那種一點益處都沒有的拷問嗎?音的耐心還真厚,怎麼磨都磨不薄啊… 櫻閉著眼,自暴自棄的想著。 但是進來的那個人並沒有如同她所想像的那樣殘忍的對待她。而是輕捧起她的頭,把一個似乎是杯子或是碗的物體靠到她的唇邊,而容器裡的似乎是液體。 啊啊…難道又是那一種會把人嗆醒的那一種難喝液體嗎? 櫻無奈的想著,她一點也不想掙扎,畢竟越掙扎那種液體越有可能嗆進嘴裡甚至是鼻腔。 令她意外的是她又猜錯了,那話入他喉間的溫熱液體確確實實是開水。 這個人是怎樣…溫柔的捧著我的頭,連餵水也不是粗魯的塞進我的嘴裡…甚至,我的手腳…似乎已經沒有被綑綁了─── ───怎麼回事?這個人…有何居心… 還是其實我───不會吧…不會發生這麼幸運的事情─── 櫻掙扎著想睜開雙眼,想像著等會看到的會是純白的病房,而井也會趴睡在她的床邊,床邊的桌上會有好幾束花,有幾束既是她回到木葉幾天…然後鳴人會大聲的斥責她衝動行事─── 或者,會是靜音慌張的抱住她,對她說他沒事真是太好了,然後綱手會若無其實的轉過身看著窗外以掩飾她鬆一口氣的表情。 然而她所意想不到的是,一切並沒有如此美好。不可能這麼美好。 模糊的身影在眼前閃爍,她經過一段時間才適應了四周的明亮,看清眼前的人。 然後,她倒抽了一口氣。 對方注意到她的舉動發現她已經醒了,也轉過頭注視著她。 「醒了?」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身影… 朝思暮想的願望,意料之外突兀的實現讓她完全招架不住。 淚水,完全來不及攔截,滑落。 「不…可能───…」 ********* 對不起ˇ怠工的很嚴重ˇˇˇ(試圖利用笑容掩蓋心虛) 因為最近在忙校刊的小說啊ˇˇˇ 不過那一篇面臨了靈感困乏的窘境呢(啊哈哈)(踹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