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9285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佐櫻>孤櫻-章九 動搖

地牢中,刑具的鏽鐵味充斥在鼻腔,實在讓人不怎麼好受。 更何況在加上迴盪在空盪的黑暗中,慘忍毫不留情的鞭打聲與悶哼。 「唔嗯!」緊咬著雙唇讓沉悶的哀號讓無聲來承擔,櫻也已經難以維持意識的清醒。 「…唔……我…什麼…也不會說的……」 「嘖,還是什麼都不肯說嗎?妳這死婊子!」 負責執行拷問的兩個人死乎也到達了耐性的頂點,他們惡狠的瞪視著奄奄一息的櫻,將手中的刑具往一旁丟,顯得十分厭煩。 「嘖,真是嘴硬,怎樣也招不出一點話來,都已經一個禮拜了。」 「一點價值也沒有,乾脆殺了?」 「這可行不通,擅自行動兜大人會生氣的。」 「啊──那先出去吧,在這裡好悶。」 「好吧。」 兩人閒聊了一下,一邊快速的將牢門鎖上層層鐵鍊,離開了黑暗的地下牢獄。 櫻的雙手用鐵鍊緊捆著,雙腳的腳鐐固定在地面上讓她完全無法動彈,被高吊起的雙手早已麻痺了知覺。 身上、臉上處處步滿怵目驚心的瘀青及血跡,有的血跡已氧化結痂,有的卻還有鮮色的痕跡。而瘀青的痕跡讓女孩子應有的白皙肌膚呈現不該有的紅腫與不堪入目的痕跡。 「咳咳…唔呃──…」 她無力的咳出嘴裡的血水與胃酸,抿了抿乾燥的雙唇,極力想睜大因為挨打而發炎紅腫的雙眼看清四周。 但是,虛弱的身體早以負荷不了這樣的折磨與傷勢,眼前一黑,便昏了過去。 佐助聽說了近來有木葉的突襲,顯得十分疑惑。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一個多禮拜,為什麼他現在才會知道? 「聽說有俘虜一名暗部。」這是他唯一得知的消息。 有俘虜表示地牢就會進行拷問,那麼去地牢就能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佐、佐助大人?!您、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剛從地牢出來的兩名暗部對員看到佐助之後顯得十分惶恐,卻也間接的顯示了有人試著瞞著佐助什麼。 一想到此,佐助的神情更顯的憤怒與冰冷。 「你們,為什麼這麼驚訝?瞞著我什麼最好快一點給我說!」 「不…我們並沒有瞞著您什麼…」 心虛的撇開了目光,以及一點說服力都沒有的話語更加的激怒了佐助。 他激動的將其中一名男人的手背往後用力的凹折,沉悶的骨頭摩擦生硬生生的刺穿聽覺細胞,夾雜悲慘的叫聲一起。 「說不說?」他凶狠的看相了另一名男人,顯示了他絕對會用相同的方式對付想要隱瞞事實的他。 「請、請您跟我來…」    兩人一起進入了昏暗的地牢,原先因為行刑拷問的殘忍氣息已經消失,留下的是令人感到不安的冰冷空氣。 負責拷問的男人帶著佐助停留在其中一間監牢前。黑暗毫無光線的空間,無法完全看見裡面的樣子,只能隱隱約約的看見了一個蜷曲的黑影發出微弱的喘息。 「就是她,前陣子闖入音的女人。我們已經拷問她很久了,但她甚麼也不說,甚至木葉那邊沒有動靜。所以我們判斷她是自行行動的。」   ───女人? 佐助好奇地往內看去,當他透過微弱的火把光線看見少女時,他感到呼吸困難。   櫻────?為什麼? 「…你們關她幾天了?」雖然冷言出聲問著,但是稍有動容的心,亂成一團。 為什會這麼亂、這麼煩, 他不知道。他不明白此刻的自己為什麼如此的無助。 「一個禮拜多了。」 「一個多禮拜…?」 「是的,因為她甚麼都不願意說,我們怎麼拷問都沒辦法。」 「───…讓我進去。」 拷問…用那種極度殘酷難忍的拷問方法?她怎麼可能撐得下去…?怎麼可能─── 一想至此,佐助緩緩的轉頭看向了似乎因為昏迷而陷入沉睡的少女。   為什麼,不舒服。 心的某處不舒服。 「這女的,由我負責。你們可以不用管了。」他屈下身軀將少女的腳鐐以及鐵鍊一一解開,並且輕描淡寫的命令著,但是男人似乎顯的非常不服與驚訝。 「咦?但是兜大人說……」 「你要我殺了你嗎?照我的話做!」 佐助失控般的朝他大吼,地牢中回響著他的憤怒。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如此憤怒,但是心中某個環節像是壞掉了一邊,讓他完全無法思考。 「聽到了就快點給我退下!」 「……是。」男人聞言,畏縮的答應並且退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