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9285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佐櫻>孤櫻-章六 戀心

被暗器劃過的樹林掃落片片枝葉,隱身之人認命的自枝頭躍了下來。 面對蒙著面的刺客,他的衣著證實了櫻的猜測沒有錯誤。 不同於先前的徬徨,櫻謹慎的思考著應對之策。她並不想和他硬碰硬,對方顯然是個有能力的高手,相對於他,櫻不過是個女性,以近身的體術對打對她極為不利。 現階段可靠的只剩下,忍術。 拉開的與敵方的距離,對方緊抓著這個縫隙先發制人地投射出苦無。 櫻俐落的閃身避開了銳利的突襲,準備反擊之虞竟發現對方採取的是逃離的姿態。 怎可放虎歸山? 「站住!」不加思索地,櫻將手中緊握地苦無全數灑射而出。 而刺客迅速地躍上樹梢,一一閃開了攻擊,動作突顯其身手不凡。 但他卻大意的被視線外的暗器劃破了遮掩臉部的布巾,驚愕的神情在正值十五的月光下顯得格外清晰。 櫻詫異的凝視著他,眼中有著不敢置信。 「怎麼…會是你──…」 因為不放心,綱手依循著佐助逃跑的方向追了出來,卻看見櫻一個人獨自站在月光下,她的心中開始盤旋著擔心。 「櫻!妳沒事吧?」 「師父,我才要問您沒事吧?我剛剛遇到了音的刺客。」 櫻轉過身子看著綱手的憂容,顯得茫然。 為什麼師父看起來如此擔心? 想到此櫻突然發現自己剛剛犯下了不可饒恕的大錯… 「啊,可是我不小心讓他逃了…對不起。」 面對櫻的輕描淡寫,綱手和靜音心中的不解竟壓過了擔憂。 「妳看見了刺客?」 「嗯。」櫻拿起手中的暗部面具。「他剛剛也攻擊我,我用面具檔下了。等我回神他就已經逃了…」 綱手和靜音聞言,相互交換了眼神,最後決定由綱手提問。 「妳看到的…是誰?妳有看到他的臉嗎?」 「一開始他是蒙面的,後來我揭開了他的遮臉布才發現,那是兜學長…」 櫻直視著綱手說著,背對著靜音的她,渾然不見靜音驟然慘白的神情,但綱手卻看見了。 怎麼…會是你…兜─── 「妳沒事就好,別自責了。」 綱手雖然對著櫻說著,視線卻一直停留在靜音不停顫抖的雙手上。 被糾纏的思念,不得已捨棄的不只有相愛的權利。 「為什麼,你會來?」佐助冷著臉孔盯視著奔馳在自己前方的兜,聲音顯得十分不悅。 「大蛇丸大人不放心,要我跟過來看看。」都沒有回頭,只是理所當然的一邊回答著一邊推了推眼鏡。 「對了,以後你也不要干涉任何有關木葉的任務了。」 突如其來的話語讓佐助皺緊了眉頭,他總覺得兜有甚麼目的似的。 「為什麼?」 「你這樣的態度執行任務會讓大蛇丸大人生氣。」 「這跟那個有甚麼關係?」佐助語氣中質問的成份開始逐漸加深。 「你不該被『木葉』這個名詞限制住,或者,是其他讓你產生迷網的事物。」 兜終於停下了腳步,佐助見狀也在他的面前停下腳步,瞪視著兜。 「我聽不懂你話中的意思。」 「那只是你不願意聽懂。」兜顯然不願再和佐助爭吵下去,自己逕自離去。 難道自己近日的不對勁,已經明顯道旁人可以看穿了嗎? 佐助煩躁地繼續奔馳在回音的路上,心中盤旋著越漸加深的疑惑。 「因為牽絆而感到痛苦的,只要一個人,就夠了。在那份情愫未被發現之前,還是忘了吧。不然,你們只會更加辛苦的…」 兜自己喃語著只有呼嘯而逝的風才吞食地了的沉重,他自己並沒有察覺此刻的微笑,竟是苦澀的。 「火影大人!」卡卡西在邊境的樹林發現了綱手等人,快速的奔到綱手身側。 「不知火弦間負了重傷回來。」 「我知道了。櫻,跟我一起去醫治傷患。」綱手平靜的說著,顯然沒有太過於驚訝。 「綱手大人,那我…」經因為被綱手下令,她顯得疑惑。 「妳先回去休息吧,妳太累了。」綱手微笑的拍了她的肩膀,與她擦身而過。 在目送綱手離開離開視線之後,靜音脫力的跌坐在地上。 「為什麼你要出現呢?為什麼…兜…」 抽蓄的顫音,夾雜著因為愛意而顯得痛苦的悲傷。 無法控制的,是這份心意還是心中壓抑的情緒,她已經不想去思考。 「看來是音所作為。」 綱手端坐在辦公室內,她提早讓櫻也回去休息,只留有上忍一起商議。 她在聽到櫻的敘述後,推論兜是在佐助之後行動的,所以櫻並沒有見到佐助。 「看來還是有派暗部前去的必要。」 卡卡西秉持著和先前無異的意見,而其餘地上忍也點頭附和。 「留在村子內的上忍們都尚有代班,實在不宜在此時接下如此艱困的任務。再者,因為曉的大肆行動,我們實在無法分配太多心力在這一方面。村子最要緊,而前去音的任務只是調查敵情的話,還是不要調派太多人力比較好。火影大人,請您三思。」 「……」綱手輕揉著太陽穴,顯得十分猶豫。 但是果決的瞬間還是花不了太多的時間。 「明天就讓暗部12部隊的隊長率及3位暗部隊員前去執行任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