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9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佐櫻>孤櫻-章五 擦身

或許那是十分奇妙的感觸。 曾經習慣的街景、樹蔭與房屋,都沒有太大的改變。 但他身在其中,卻令他感到莫名陌生。 唯一有改變的──是自己。 「…哼。」 自嘲地冷笑了一聲,他竟然還是輸給了自己心中殘存的愧疚。 至於那份愧疚是對於誰,他仍然不願意去承認。 ──不會是她,不會。 趴臥在床上,鬆軟的床是盡散落著幾日來被她翻到不想再翻的書籍。 鬧脾氣的後果是他人無奈自己也無聊。 她把自己悶在房中已經第三天了。 她誰也不見,只吃著暗部必備的乾糧勉強熬過。任務不出,綱手卻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櫻之所以會用這麼強烈的行動賭氣,只是為了區區一個任務的准許。 而那份任務,是對誰都十分危險的。 綱手當著櫻的面拒絕了她的自願行動,命令三名上忍前去探查音的預謀。 「幼稚啊…好久,沒有這樣過了。」 看著鏡中相同的顏容,她勉強的牽動顏面肌肉,讓鏡中的自己展現了一個虛弱的笑容。 她不喜歡,一直偽裝堅強的自己。 一直以來,她強裝著隨時可能碎裂的堅強,哪怕是輕微的碰撞,都會消失。 「還是,去一趟暗部吧。」起身著裝,櫻嘆了一口長氣。 該面對的,還是去面對吧。 畢竟不要再見到他,或許比較好。 對他或她,都是。 「您該休息了,綱手大人。」靜音為蹙著眉,苦口婆心的規勸著。 因為櫻好幾天不加理會暗部的事務,那些公務全落到了綱手手上處理,造成她好幾天未眠。 「我沒關係的。」或許是寵愛櫻,綱手還是將靜音的擔心一笑置之,繼續著筆辦公。 靜音嘆了口氣,拾起地上散落的文件,開口:「那麼,我也陪您吧。」 微涼的風,穿過窗櫺吹入室內,引起了不自然的注目。 「現任火影這麼辛苦啊,這麼晚還要加班?看來那小子根本不可能勝任這樣辛苦的工作。」 清脆的嗓音,因為成長而留下了磁性的迴圈,在聲波中傳達殺氣。 「是你啊。」沒有絲毫的訝異與情緒反應,綱手只是放下手中的文件與筆,站起身看著已成熟許多的少年。 「真高興看到大蛇丸沒碰你任何一根寒毛。」 「大蛇丸要妳去幫他治療。」絲毫不拖泥帶水,如同他的個性一般,他說出了目的。 「你想我會乖乖跟著走嗎?」綱手笑出了聲音,顯然沒有任何意願,而這樣立場從一開始就是十分鮮明的。 「我想也是。」語畢,佐助轉身眼看是準備離去。 沒有想要發生衝突的樣子,讓綱手與靜音都愣住了。 「我並沒有,想要幫助那傢伙的意思。」佐助開口說了最後一句話,便躍下窗台,不見人影。 如同他所說的,他之所以會出現在木葉,不過是想要應付大蛇丸的命令,來一趟木葉執行任務罷了。至於任務成敗他一點也不在意。 但是他又為什麼會願意聽從大蛇丸的命令而來呢?通常他不是把他的要脅當作是耳邊風嗎? 到底是甚麼牽引他,是甚麼使他無法控制自己─── 「嘖。」 拂嘯而過的風是冰冷如刃的,但他卻無從去思緒那些不足為道的痛楚。 彷彿有甚麼不對勁,只是他沒有察覺,他不願意察覺。 櫻獨自走在夜晚冰涼的天空下。 剛回到暗部後無疑是受到了些許責備,但疲憊的她根本無暇仔細聽清楚他們所說的任何字句。 拖著疲憊猶如空殼的身軀,在暗部訓練下的精確感知卻依然感受到不良的氣息。 手中的暗器再轉身的同時滑出指尖,手指清晰的冰冷觸感是行動最銳利的殺意。 「音忍,來木葉的目的是甚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