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9285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佐櫻>孤櫻-章二 思念

少年一早回到了村子,便聽到了令人吃驚的消息。 「櫻!妳真的進入了暗部?!」 破門而入,大聲喧嘩,櫻想也不想就知道是誰。 「鳴人,你很沒禮貌耶。」櫻滿面的無奈與厭煩。   到底是第幾個人激動的衝過問同樣的問題了? 鳴人毫不在意櫻臉上的不耐煩,依舊激動的走向櫻重複同樣的一句話。 「妳真的加入了暗部?」 「對,沒錯。」厭煩了同樣的勸說模式,櫻只是閉上眼堅定的回答著。 「為什麼?」 鳴人的反應大概是所有人裡最訝異的了,他甚至交雜了憤怒。 但這仍然動搖不了櫻的神情。 「原因就和你當上了上忍一樣,你可以當上上忍,我就可以當上暗部隊長。」 事實的確就是如此,當大家都成為中忍時,唯獨鳴人還是下忍。 而今,用這樣的藉口對鳴人而言,都只是搪塞。 「一個醫療人員好好的進入甚麼暗部!」 『醫療人員、累贅、沒有能力───』 「我就是有能力進入暗部!不是只有醫療的能力!還有保護他人的能力!」 櫻覺得,心的某處開始很痛。 她無意識的大聲了起來,心中充斥的事令人窒息的與悶與不甘。 『不是只有醫療的能力,還有保護他人的能力…』 這句話是在說服誰…呢? 『對不起…我沒有能力…』 「櫻…?」第一次,櫻對他發了脾氣。 鳴人除吃驚之外,卻做不出任何反應。 她變了,因為「他」變了。 變的不安、徬徨又敏銳,對於自己的無能而失意。 就像過去的自己很像。 鳴人知道的,知道她不會再容下任何想法。 現在的她,只是為著遙方的「他」而過著每天一成不變的生活。 像是追隨著甚麼似的盲目,奔跑在沒有盡頭的道路上,最害怕的就是還沒到達終點卻已經摔倒在地。 「出…去……」櫻虛弱的說著,顯然不想再對鳴人說任何話。 「不管如何,我不會改變想法。」她說。 這句話,說給鳴人、說給綱手、說給井野,也說給自己聽。   我不會因為任何事情、任何人而改變。   因為沒有人可以代替…他。 鳴人離開了房間,而櫻頹然的倒回椅子。 其實任何人都明白,任何人都看得出來,她依然思念著他。 因為她那頭因為他而留的長髮,被強迫剪短後,又因為思念而長了許多。 就像是剪不斷的思念,愈來越長。 不願承認的,是這樣的想法,還是這份感情?她已經無從去辨認。   只要,我堅信這麼作可以追上他,就好了。 陰暗潮濕的音忍者村,因為血腥味而更顯無情。 「佐助,大蛇丸大人又發作了,最好是離他遠一點。」 兜離開房間後看見了門外的佐助,提醒了一句,他的身上都沾染上他人的血液。 佐助不屑哼的了口氣,轉身走出了大廳。 根本不用兜的提醒,他也一點都不想靠近那個男人。 冰寒的氣息在他一跨出了戶外辦息上了肌膚,雖然和室內的氣溫無異,但是他卻依然感到寒冷的侵襲。 不知為何,他突然想看看櫻花盛開的飄零景象。   不可能的吧… 他冷笑了一聲。 音這裡是不可能有櫻花的。 但是,為什麼會突然想念起櫻花的美呢?    絕不是因為思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