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9285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番外-夜夢 章一-為什麼,還是會感到疼痛?

「結束了嗎?」 殘肢斷臂,或許視覺上的反感已經麻痺了身心,連血紅,都毫無感知。 雨點,直接順著眼框流下。   不是捨棄我了嗎?為什麼…還要悲傷哭泣? 抹去雨水,她步行於冰冷的雨中,她似乎終於發現,心中的空虛,已無法填補。 夜晚,應是夜深人靜。但是那樣的安寧是不可能存在於忙錄的黑教團內部。機械與機器的運作聲此起彼落的在教團各處迴響。 雖然說是“家”,但是對賽緹亞而言,充其量只是個“居所”。 她的家,只有模糊記憶中,殘留下來的種種怨懟。沒有溫暖、沒有任何人願意等待她回家,有的只有空虛與莫名的酸楚。 無視人群極多的必經之路,她決定將手上的報告書明天在交到陷入睡眠的班長桌上,便直接轉入寢室的方向。 「帕契斯?」 才正有這樣的打算便聽見有人喚住自己,女孩輕輕的轉過身,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臉上的表情多少有些無奈,卻有是鮮少可以察覺得。 銀白的髮絲,已從肩膀長到了腰際,而晶澈的雙眼,無法透露出任何情感,木然的、無神的,彷彿失去了靈魂一般。 「妳剛回來嗎?」   點頭,沉默。 或許她的眼中有透露出一些『我累了,報告書明天交』的訊息,但是很可惜的是對方無法理解。 瑞巴尷尬的想辦法處理著種膠著的沉默,看見她滿身的血腥,他皺著眉,將她推向浴室的方向。 「先去清洗吧,等等再去科學班找我。」瑞巴說完轉過身,準備離去。 「瑞巴。」賽緹亞叫住了瑞巴,轉過身,他疑惑的看著女孩。 「我…到底──」風一般虛微的聲音無聲地消逝。 「咦?」 「不,沒事了。但是我累了,想先休息一下,可以明天再說嗎?」 壓低著頭,銀色的髮絲遮掩住她的表情。 「啊啊,也可以。我們只是想要檢查一下INNOCENC有沒有異樣的。妳累了想先睡也可以,沒關係的,以妳的身體狀況為準。」 瑞巴說完,目送著賽緹亞的身影直到消失,才悠悠的嘆了口氣。 「那孩子,為什麼依然是如此戒心重重呢?」 關上房門,她掩面倚著床坐倒在冰冷的地上。 「好可怕…」 顫抖的手離開了嘴,她看見手上可懼的艷紅。躺著汗水的臉龐沒有任何表情變化。 蜷起身子,她希望可以讓堅強鎮定住身體無止盡的恐懼。 ────我覺得…自己正在逐漸地壞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