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9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殤觸之喪 序-逝魂之喪  

  隆重的喪禮,悲切的傷痛愴感化作淚水滴落,讓世人失去笑容的顏色,是不是,也是代表死神的顏色呢?   深幽的林地,荒廢的小徑,被遺忘的荒塚,悲傷的掩埋之地,夜晚有美麗的花朵唱著安魂曲,已逝的魂魄因此安息。   美麗的歌姬,悲傷的在墳塚前歌唱跳舞。流著悲慟的淚水,吟唱著鎮魂曲,血淋淋的鎮魂曲。弒殺戮息,瞬間染上血色,歌聲停佇在無法終止的音律。   嬌滴的千金小姐,嫉妒地在陽台前咒罵咆哮。流著失去的淚水,咆哮著詛咒,黑暗的詛咒。仇恨弒意,主動觸發赤紅,凌亂猖狂延續在立即消失的嘆息。 紅色的花朵會歌唱。美麗歌姬的倩影依然舞著最華麗的旋舞。 悲悽烈風,鳴起喪掉之聲,重現鎮魂的詭譎。   歌姬哭著、舞著、歌唱著。   曲律因哽咽而悲愴萬分,舞步因恍惚而異常凌亂。泣淚化作祈禱般的弔念,塚墓的哀傷已轉為危機四伏的殺戮現場。   千金小姐笑著、咒著、咆哮著。   笑容因醜陋的嫉妒而扭曲,嗓音因激烈的憤恨而顫抖。詛咒化為立即的殺機,歌姬絕望傷感的旋舞已變為邁向死亡的步伐。   滴懸而下的腥,瀰漫上冥亡的嘆息,一切便已失去了挽留的詩句。   歌姬含冤的雙眼流淌淚水,口中無辜地呢喃著毫無任何怨仇的零碎語言。千金小姐失神地跪坐在地,對著滿地的血紅尖聲斥責。   相同的思念,相同的愛意,相同的依賴。卻是迥然不同的悲懷方式。   然而,染上盲目的赤鮮色,只因為無所謂的錯誤愛戀。 永久沉睡的少年,怎可能瞭解自己犯下最初的殘忍? 緊閉的雙眼,永無重見天明之日吧?而女孩們的悲傷,有辦法傳達嗎? 『戀上已死之人的代價,是死心蹋地嗎?』 『繼續歌唱吧。在他身邊歌唱。這樣妳就可以永久陪伴在他身邊。』 不經意的提議,陰惡的算計,恐怖的現實,歌姬毫無警戒的步上已開場的最後舞台。 『永遠無法再次睜開的雙眼啊,請求你,以任何方式,在此甦醒吧!』 『妳知道嗎?高傲的小姐。甦醒的代價是,妳不曾存在的善良。繼續墮落吧──』 無法實現的願望,開口承諾的契約,投入死神懷抱的路途是充滿荊棘的吧? 逐漸閉上失焦的美麗眼瞳,依然竄流、無法阻止的赤色血流─── 千金小姐的高尚光芒蕩然無存,失魂的步伐已缺少了人性。 歌姬濺灑的鮮血滋潤花而生長。艷美的色彩是嘆息亦或參雜嫉妒的色素? 歌姬天籟般的歌聲,藉由鮮紅的花朵依舊在墳塚邊延續歌唱著。 千金小姐陰惡的笑聲,迴響於永無止境的深淵,恍若失去理智,步向墮落深淵。 血淋淋的鎮魂曲、黑暗的詛咒話語─── 『永無止境的報復,彼此仇恨吧。不要後悔步上墮落之路。』 輕撫上已失去溫暖的冰冷面頰,懸垂而下的柔順髮絲是少見的白色。 赤眼魔女微笑著注視地上觸目驚心的紅,眼眶卻不自覺流下淚水。   埋冤之地,血紅色的花朵依舊歡愉地歌唱著鎮魂曲。壓額的陰影,冷冷的嘲笑著追掉故人的愚昧思緒。 淚水已涸、鮮血已乾,怨恨思念難收、仇的理緒越加。幾乎遺忘的,弔念毫無意義可言。 嫉妒的笑聲,長揚風中。死神所慫恿的衝動,染上腥,如同不冥目的眼,充斥醜陋惡毒的報應。 『唯獨我,是你的公主吧?』 輕手掐下花枝,花朵的色彩像是濺灑到鮮血,艷紅而妖美。 置身於花海,魔女墊著腳尖,模擬著歌姬的旋舞,嘴角邊綻放著千金小姐高傲的微笑。 「名為不詳,妳的名字──美麗花朵的名字,塚前紅。」 【魔女】   象徵邪惡,赤紅色的眼瞳,猶如新鮮的血液,讓人回想起那則濺染上腥血的傳說。銀白色的髮絲,並非象徵純潔的,也非象徵年老的,是被詛咒、被遺棄的象徵。   精緻的面容,魅惑眾生般的氣質,襯托於白髮之下不顯蒼老,潔白的肌膚,誰能不為她的獨特讚嘆?不為她的身分而感到唏噓? 輕輕的托起透明酒杯,酒杯裡的清澈色彩襯著燈光,閃耀出異樣詭譎的氣息。 「塚前紅啊,真是美麗的色彩。但是背後所背負的故事實在太過悲傷了──」 透徹的玻璃櫃中,有著精緻猶如真人一般的人型娃娃,以及作為艷麗背景,遍布的鮮紅色花朵,塚前紅。   猶如清風存在般輕柔,美麗的黑色長髮飛揚著,停滯在空氣中。美麗的碧色眼瞳,透露出幾乎令人感同身受的悲切。微啟的櫻唇,恍若隨時可以流露出美麗天籟般的樂音。但是,耳邊的風聲隱約帶來的嗓音,卻讓人感到無比悲傷。   猶如陽光般耀眼,金黃色的美麗長髮流洩腰際,不可忽視的氣質,高傲又艷美的姿態,眼中除了利益與自己,似乎完全容不下任何事物。傲美的曲線,彷彿可以聽見那失去理智的狂傲笑聲。 美麗的娃娃,陰惡的陰謀。 暗藏著悲傷的娃娃,凝固於歲月的瞬間,是否有令人心悸的淚痕存在? 「太傻,妳們太傻。效忠死神的小姐啊,神所庇護的天使歌姬啊,對於死亡太過執著,就只有絕路啊。」 魔女面露悲傷,嘴角卻輕輕的上揚。看不見的淚水滾落臉龐,她也無暇拭去氾濫的情感。 「我們來,乾杯吧。」 ───兩位美麗的小姐啊。 清脆的撞擊聲,在玻璃之間產生共鳴,隨即沒入安寧靜謐,空無一人、恐怖的靜謐。 『我願意,一直跟隨您。』 ───一直到永遠。 【歌姬】   沒有光明的童年。陳腐的地下室,發霉的空氣中隱約的哭泣。蜷起瘦弱的身子,試圖挽回認何曾經存在的溫暖。彷彿失去視力的折翼小鳥,缺少光明、失去自由。 『吶,媽媽。這裡好黑,我好害怕。』 『媽媽…妳在哪呢?』 媽媽───…   撕裂黑暗,睜眼看見佈滿月光的道路,溫暖的手心傳達的熱度就好比太陽一般,讓她永生難忘。光明的到來,一切的希望坐落於新成立的皇家劇院。 猶如雀鳥,劇院是大型的牢籠。而歌姬依然為囚籠中的一隻折翼雀鳥。   被終身禁錮的身心,既使有了光明的照耀,卻依然束縛了翔舞權力。優美的嗓音,相對於囚牢之鳥,依然是渴望自由的啊。   瘦小的身軀,承受著努力的淚水,收成的喜悅是眾人的擁戴。但她所渴望的,只是捨去一切的自由。 時常望著藍天,她總對著不屬於自己蒼穹,牽引出歎息。 『妳只能歌唱,沒有任何選擇。』 『是的,我明白了。』   盛大的皇族舞會,金碧輝煌的美麗宮殿。女孩們皆希望成為矚目之人。 煩雜的談話聲,女孩尖細的笑聲。 唯有清幽的歌聲,脫俗的吸引了所有目光。   不帶有嫵媚,單純的旋舞在空氣中凝滯出矚目的停留。天籟般無可挑剔的嗓音,若說是天使,一點也不為過啊。淡柔的微笑,似有似無地漂蕩在精緻嫩白的臉龐,純黑如綢緞般的柔順髮絲漂蕩風中。 歌姬唱著、舞著。柔和的視線掃過會場所有吃驚的面孔。 吃驚、驚艷、仰慕。 沒有任何認同、任何真實。 唯獨,少年微笑著注視她。帶著真誠,給予鼓勵。 真實的微笑,悸動的初始。 『啊啊,我想,這就是愛戀之心吧。』 【千金小姐】   萬眾寵幸,眾人掌心猶如玻璃的千金,錦衣玉食的過著富裕生活。數不盡的金錢,高貴的地位。 貴族的爭鬥,利益的交替,陰險鬥爭的殺戮。看透了爾虞我詐、腥血詭計,純淨的心靈耳濡目染下,竟充斥著意想不到的陰險邪惡。 『吶,爸爸。我討厭那個貴族的女孩。』 『親愛的,明天就會讓妳不再看見她。』 『領主的小姐死了?』 『是啊,被殺死的,還被棄屍深山呢。』 『到底是誰那麼狠心呢?』   沒有得不到的事物,沒有辦不到的事情。金錢,只是利益傳承的媒介;利益,只是接續著險惡的黑暗。   無視苦痛與悲傷,無情的眼裡只有利益的嚮往。嬌慣的個性,藐視的眼神,虛偽的情感,不曾真實的內心已萎縮至消失。 盛大的舞會,無疑是另一場虛偽殷勤的開始。 毫不掩飾的諂媚,充滿陰謀的交易,下一場的刺殺行動在哪裡? 注目焦點,眾人笑著向她謙恭行禮,驕傲的微笑持續著回應諂媚。 酒杯撞擊聲,舞曲樂音。 唯有清幽的歌聲,脫俗的吸引了所有目光。 被捨棄的注目,停止的諂媚被經驗與轉移截斷,只剩下憤恨。 『是誰?是誰搶走了我的光芒?』 美麗的歌姬,精湛的嗓音。但是,何以奪取她耀眼的光芒? 憤恨的眼神移開嫉妒的源源不絕,吸引視線的,是另一名注目之人。 沒有嬌生慣養的氣息,卻依然如此地引人注目。顯眼的黃褐色髮絲,雖然身負高貴的地位,卻感受不到任何皇族爾虞我詐的氣質,是另一種迥然不同的純淨。 ──王國第一皇子啊。 吸引目光的究竟是因為名利或外表? 『啊啊,我想,這就是愛戀之心吧。』 【少年】   欺騙、暗殺。爾虞我詐的皇族爭寵獵殺。皇后已死,第一皇子的地位只剩下薄弱的血緣關係。 彼此鬥爭的原因是什麼?已經不再重要。 地位代替一切,利益取代忠心,這樣有什麼是值得相信的呢? 『吶,母后。您怎麼都不說話呢?母后──』 『皇后被下藥!快叫醫生!』 『殿下,很遺憾。請您節哀。』 失落,徬徨,絕望。世間的光明瞬間消逝,黑暗乘隙襲來。 深淵啊,其實也不過就這麼深─── 郊區的湖邊住著一名白髮紅眼的魔女。 美麗的湖邊,怎麼可能會住著被詛咒的少女? 『你…是誰?』   象徵邪惡,赤紅色的眼瞳,猶如新鮮的血液。銀白色的髮絲,並非象徵純潔的,也非象徵年老的,是被詛咒、被遺棄的象徵。   精緻的面容,魅惑眾生般的氣質,襯托於白髮之下不顯蒼老,潔白的肌膚,像雪一般光滑。 空虛的填補,乘虛而入的是溫暖而不是邪惡。 猶如母輕的溫柔,少年幾乎遺忘了少女是名物名昭彰的魔女,服侍死神的魔女。 『殿下!請您不要再靠近湖邊了!』 『為什麼?』 『那少女是魔女啊!他會將您帶到死神身邊的!』 『才不會!她對我很好!』 月黑風高,黑幕帶來的恐怖遠不及人心的險惡。 清澈的湖水一到黑夜,便是深不見底的深淵。 魔女是為了守護深淵才會住在這裡的吧? 看見那雙紅色眼瞳的瞬間,徬惶不安的心隨即平靜如水。 『啊啊,我想,這就是愛戀之心吧。』 【死神】 嗜血、黑暗,恐懼的化身。黑夜中誰能尋著他的身影? 審判的結果,只有死亡。 盲目的崇拜,無理的要求,已死之人沒有任何轉圜生死的餘地。 『我願意,一直跟隨您。』 可悲的少女,守護深淵的少女。妳願意拋棄一切跟隨罪惡是為什麼? 『為什麼妳──…』 消逝的氣息,不解的視線。皇太子的消逝,背叛的負心。 可以得到幸福的時機,為什麼不願意掌握? 『戀上已死之人的代價,是死心蹋地嗎?』 漸緩的生息,朦朧的淚水。歌姬的損逝,無辜的離去。 為什麼願意將不忍心的心情捨去? 『永遠無法再次睜開的雙眼啊,請求你,以任何方式,在此甦醒吧!』 怨恨的流逝,怨毒的言語。千金小姐的失魂,怨恨的詛咒。 為什麼甘願讓自己沾染上污穢骯髒的鮮血? 『啊啊,我想,這就是愛戀之心吧。』 死神,除了濺滿一身的血腥,什麼也沒有,何談情感? ───『您說過的,您最喜歡塚前紅。』 滿山的塚前紅,滿山的鮮血。 罪惡,染上魔女離去時絕望的身影。 魔女效忠死神只為了一起墮入深淵。 『深淵之門,已開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