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9285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驅魔少年同人-弒淚12-最後

仰望著賽緹亞,拉比淡淡的笑了。因為賽緹亞墜下的同時,他也同時獲得了自由。 但是,他很意外的不想去幫助他們。   因為,那是妳…最後一次的衝刺。我總不能礙著妳吧? 那耀眼的紅,就像妳這18年來的生命,只為著這一瞬而美麗,所以活著。 但是很可惜,妳是不是認為曇花一現後,就不會有遺憾?可惜的是,妳猜錯了。 「妳這傢伙!不要再來礙事!」神田一看見復出的賽緹亞,神經緊繃的怒吼。 「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任務,沒道理只有你的功勞。」賽緹亞簡短的說著,緊握著弒邪不願退讓。   猶如曇花的生命啊──何其不值── 「該是…消失的時候了…」   手中的弒邪,握著讓她的手心刺痛,她很明白這是強制開放的副作用。但是她忽視了痛楚,毅然決然的高高躍起,在夜空中劃開寧靜,演奏著風一般的夜曲。 「痕咒‧圓舞月花,華血斬──」   六輪招式的第一招,只是輕輕的揮動了刀尖,銳利的斬擊軌跡快速的朝惡魔襲去,在它堅硬的外甲擦出了火花,惡魔也因此受到了傷害,疼痛的撕裂大吼。 「嘎啊啊啊啊──!」 無機制的攻擊,四面八方的猛烈襲來,讓人猜不透的動向,理當會有受傷的時候。 「唔咳!」 貫穿血肉的濺響與咳血的瞬間重疊,鮮血在空中灑落在凝冰的霧氣,遺留腥臭的嗅覺。 「愚昧。」 青綠透徹的眼中,沒有痛苦的猶豫。 已經麻木的身軀,對於死亡的折磨怎會有任何感知? 笑容,交雜恨毀與諷刺。   肩胛骨因為撕裂傷,格外的刺疼。吃力的咬緊牙,躍上了氣息,她揮刀砍下了惡魔的胳臂,灰藍色的血液四出亂濺,而賽緹亞也因為嚴重震動到傷口而啐出一口鮮血。 「弒邪三段,全開。」乘勝追擊,她完全無顧於傷口的惡化以及身軀的疲憊,閉上眼宣示著死亡,自己即將面對的死亡。 神田睜大著眼睛,看著少女身邊散發出來刺眼紅光,難以言喻的嚥下口水。   是不是,想要灑脫,只能選擇犧牲? 紅光逐漸漸弱至消失,而巨大龐大的惡魔已經看不見任何殘骸,像是蒸發般,昇華。 「結束了──」長吁一口氣,拉比脫力地鬆了口氣。 神田自高處躍下,看著滿天的烏雲,不發一語。 毫無阻檔,全身也失去了任何掙扎的力氣,任憑引力的拉墜。 「賽緹亞!」 千鈞一髮的,拉比接住了高速墜下的賽緹亞,快速的審查著她漫身的傷口。   很糟糕。要害雖然都危險的避開了,但是失血真的太多。最重要的是,她已經強制開放了一段對她的身體而言,難以承受的時間。   怎麼都無法,再次醫治痊癒。   身體的狀況如何,她是自己請楚的。生命的泉源力量,逐漸消失。感知的麻痺,化作陣陣的疼痛。她迷迷濛濛的,注視著緩慢增加的雨點。 「已經…結束了……」 費力的扯出一個諷刺的笑容,在她沾滿鮮血的臉上,綻放著以悲苦為名的美麗花朵。 「不要胡扯!只要止血、送回教團,會有人可以醫好妳的!」 拉比焦躁的扯開托瑪遞來的急救包包,找出了一捆捆的止血繃帶,準備開始幫她包紮。 「已經…痛苦太久了啊──」 哽咽的嗓音,就竟埋藏了多少的嘆息與悲痛?而淌下臉旁的,是久未降下的甘霖,或是苦澀? 但是,這些都已經…不在乎了吧───? 「把INNOCENCE帶回去,Jr.。」完全部滿鮮血的纖細手指逐一攤開,INNOCENCE耀眼的光芒也逐漸照射在拉比慌急的臉上。 「不要忘記…還有這一個──」   伸手,來不及反應的瞬間,赤鮮色的長劍已沒入胸口,心臟的位置。 相同的赤艷濺起,滴濺在拉比錯愕的臉上,她蒼白的面孔更顯失色。 「妳做什麼!賽緹亞!」   拉比看著賽緹亞緩緩的抽出劍身,劍尖上附著毫髮無傷的INNOCENCE,而賽緹亞重重的咳出一大口鮮血,理智逐漸浮現出死亡到臨的畏懼。   生命的終點來臨之前,她很想說話,但是鮮血帶著生命殘量逐漸流逝,完全無法阻止。疼痛逐漸湧上疲憊的身心,讓她幾乎無法對焦的視線逐漸模糊,她口中喃喃的說了些什麼,卻只有神田聽見。 「混帳,不用妳來說教。」 曇花,已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