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9285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驅魔少年同人-弒淚11-絕之途

「嘖。」   ──礙事的來了。 「就不能安份一點?」神田的黑眸,投射出不悅。 「基於警急危難啊。麻煩了解一下輕重緩急好嗎?任務為重。」賽緹亞露出冷笑,欺略的氣氛立即迷漫劍拔弩張。 銳利的空氣絲毫不留情,避開攻勢,往後側身閃躲,她瞇眼直視黑髮青年,趁勢調整急促的呼吸,敵意無疑是有增無減。 「你正在妨礙任務進行,先生。」 「搞清楚,真正在亂事的人是妳。我說過我只是火大想砍妳個幾刀罷了。」 聞此,賽緹亞冷笑出聲,隱含怒意的眼中多了分輕視。 幾乎同時,刀光劍影的相會勢必沒有任何猶豫的間隙。 火光點染的瞬間,冷冽的風悲嘯出鳴音。 眼見赤與闇的勢力已然形成耀眼的舞景,拉比深深的嘆了口氣。   糟糕,看來打起來了。 看來真的沒法可想,拉比乾脆往地下一坐,等待著兩人自行解決。   …等等,他們兩人是不是都忘記一件重要的事了──? 「等等!你們──先不要打了!惡魔──」 然後,拉比眼睜睜的看見,賽緹亞就這樣很輕易的被甩向地面,引起了地面上塵土的騷動。 「賽緹亞────!」 「咳咳…可惡…我都忘記了…還有這傢伙…」 看來,這隻等級三的惡魔還有點腦袋,知道要先攻擊有傷在身的人… 賽緹亞勉強的撐起身子,啐出口中的血水。   該死,血量又耗費太多了。 「弒邪二段式,開放。」逐漸的,也開始感到疲憊了,身體的麻痺感逐漸加深,疼痛感亦是。 「八花螳螂,六幻三段式。」 那個熟捻的聲音,拉回幾乎不成焦距的思緒。 「搞什麼?被打趴了還說什麼不會妨礙任務?只會說大話的傢伙!和豆芽菜那傢伙一樣!」 神田怒氣沖沖的朝她大吼些什麼,但是她卻什麼也聽不清楚。   可惡…視線…無法對焦…那個混帳在喊些什麼?好吵… 『放棄了嗎?』   吵死了…都是你這傢伙…殲,我…要死了嗎? 『如果我說神突然大發慈悲,妳會說什麼?』   少騙人,我說過了… 『待神身邊,沒有所謂永遠───。妳的確說過很多遍,我膩了。』   所以不要開我玩笑了。現在我…已經要死了嗎? 『妳想死?』   …我,不知道── 『妳還沒回答問題。』   我不想回答。 『為什麼?』   我已經失去了──活下去的理由── 或者說,是藉口吧?我已經失去資格央求生命的延續。 苦笑。她就只能苦笑。 『教團呢?』   我說過我不在乎了。 『那顯然妳必須和它培養感情。』   我拒絕。 『恐怕不行,妳太不成熟了。』   因為我沒有童年啊。 然後她,諷刺的一笑。 『清醒吧。』   我不在乎─── 『神,要發怒囉。』 「…緹亞!賽緹亞──!」 「吵、死了…Jr……」吃力的呼吸著,賽緹亞握緊了弒邪。   ──好樣的,祢是想說還可以利用,就多利用是吧?神─── 「等等,妳傷的很重。」 賽緹亞緊盯著正在和惡魔交戰的神田,心中的怒火怎樣也消去不了。   ──我就是輸不起,怎樣? 「怎麼可能讓他搶盡風頭?」然後,她翻上了月光,再次邁向死亡。   反正,只是時間問題吧?死亡。   那就沒有差別了啊──我說過,我只是想讓祢看看,祢有多麼自私罷了──神。 「血殲,三段式,六輪月光。」 鮮紅琦麗的光線,照耀在她的背影上,不知道為什麼,總讓人為之難過。 或許是孤獨,或許是那份強裝的堅強。但是對她而言,一切都顯得,如此不值。  為什麼要生存在世界上呢?為的不是…死亡而已嗎?  我不明白──不明白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