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9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驅魔少年同人-弒淚10-死的決心

『一起去吧?』無畏於她的反擊,他將她擁入懷中。 『什、什麼?!放開我!誰要和你一起死啊!要去自己去!』企圖掙脫,賽緹亞赧紅了臉龐是彌黎最樂見的表情。 『那就一起活下去吧。』放開了緊報著她的臂膀,捧起她耀眼的銀色長髮,在唇般輕輕一吻。 『一起──活到永恆的盡頭。』 ────────────────────────────────  ──你就只會在嘴上說說。 揚首,月亮真的很圓。猶如我初見你微笑的那天。  ───我好害怕…未來,是多麼的無知啊… 那抹突兀,無疑是耀眼的銀色綢絲隨風所帶來的嘆息。 獨站在樹梢,她幾乎和巨大的惡魔四目相交。 拔起身子,她涉上月光,翻越過黑夜。 「賽緹亞!」拉比憤怒的朝賽緹亞大吼。   誰看不出來她想將公殉職────!! 「可惡!這要命的監牢!」如同拔去齒爪的猛獸,拉比沒法可想。 無論用大垂小垂怎樣使勁的破壞,血紅色的荊棘牢籠就是無動於衷,根本沒有任何脫逃的契機出現。  妳不可以死─────! 那是一年前風雨交加的夜晚。 剛好,是他們諾亞戰爭前未對出征的前一天。 方才回到教團的拉比,因為任務結束,又累又可望見到自己溫暖的床。 『拉比。』背後熟悉的聲音,是彌黎。 『小黎,好久不見。』拉比燦爛的笑著,因為任務,他們似乎很久不見了。 『有件事,想拜託你。』彌黎表情肅穆,他沉重的走向拉比。 『什麼事?你說,我盡量。』察覺他的不對勁,拉比也斂起笑容。 『賽緹亞她──活不過五年。』 『…嗯,我知道。因為弒邪…血殲是個特殊的INNOCENCE。它會隨著逐次增加的同步率,青石掉持有者的生命值。但是,這和你的請求有什麼關聯?』拉比看向彌黎,淡淡的說。 『──我…明天要任務了…』彌黎低頭盯著自己緊握的雙手,再次開口。『應該…不會回來了。』 『你說…什麼?這不能開玩笑。小黎,那是明天才會發生的事,不是嗎?』拉比不置可否的說著,卻不知道為什麼,他無法否認彌黎所說的事。 『所以,不要胡說了,賽緹亞聽見了,一定會拿弒邪追殺你。』 『拉比。』他知道拉比在逃避。因為未來的事情,是由他說出來的。 『卦象,是大凶。』他挑出了外套口袋中的鬼牌。 『───!』拉比無法言喻的瞠目結舌。 『你很清楚吧?拉比。我的算命…沒有出差錯的時候啊…』彌黎說話的音調,因哽咽而模糊。 『少、少來!不要在迷信這種東西了!真是邪門。』 拉比轉過身子,不想讓彌黎看見自己的表情,無助的表情。 『請幫我好好照顧她。我相信她會活著回來。讓她…好好活這這五年。』 『才不要──你自己活著回來做不就好了?不要委託這種重責大任給別人!』拉比往上仰著頭,大聲的喊著。 『拉比。』 『可惡!你最好給我回來!我才不想記錄多紀錄你的名字在死亡清單上!尤其你的名字筆畫很多!』 接著,彌黎笑了。 『謝謝你,拉比。』然後,他離開了空盪的走廊。 『笨蛋…你最好給我活著回來…』  可惡!該怎麼做啊──!!那傢伙留了一個這樣個性的人───我要… 喀! 銳利的聲響,伴隨著解脫的凝滯。 「阿優!」 神田輕易的破壞了外表堅固的荊牢,從地上站了起來。 「太好了!快點幫我…」拉比原本以為神田會幫自己解脫離開著個荊牢,但是他想錯了。 「你少來礙事,我現在很火大,想砍她個幾刀洩憤。」 飄揚的黑髮,毫無猶豫的沒入黑暗,跟隨上銀的步伐。企圖阻止瘋狂,以及死亡的追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