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運命の果実を、一緒に食べよう
關於部落格
罰なら受ける、それでも私は、大切の人を救いたいの
  • 589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6

    追蹤人氣

驅魔少年同人-弒淚06-任務

火車到站,兩人沉默的走下火車包廂。夜晚的車站,並不顯的空虛,仍是人來人往的熱絡。 「在紐倫堡皇家城過夜啊,頗像出遊的。」賽缇亞輕輕的說,恍若是說給自己聽的一般。 「神田大人,好久不見。帕契斯小姐,初次見面。這次由我托瑪來帶領兩位。」 身穿探索部隊白色服飾的托瑪一直站在月台等著兩人。 「已經夜深了,請兩位到下榻的旅館住上一晚。明早我會帶領兩位前往INNOCENCE的所在處。」 任務資料上所寫的訊息很少,連INNOCENCE是怎樣的狀態都不甚清楚,連提都沒提到。 似乎是探索部隊回報的資訊不太可信,所以直接被科穆伊省略,也或許是他認為知道那麼多也無關緊要的關係。 進入旅館房間後,賽缇亞逕自在床邊坐下。 今天…反噬似乎減緩一點了…… 這樣,就不會影響任務了吧?……. 我最後一次的任務啊…… 「帕契斯小姐。晚飯已經送到了,您不進食嗎?」托瑪的聲音從門邊傳來。 吃飯啊,可是不太餓耶…… 「不用了,我不餓。」她淡淡的回絕,一面爬上床。 還早點睡吧,不然身體虛弱的話,是無法承受反噬的。 她這麼想著,蜷在棉被中,輕輕的閉上眼,但是並沒有立刻進入睡眠,只是閉著眼,讓思緒稍微放鬆。 忽的,一股疼痛襲上胸口。她立刻痛醒,睜大了雙眼,張著的口想喊些什麼,卻只有傾洩出鮮色液體。 被襲擊!  怎麼會….? 疼痛和麻痹讓她感到暈眩。 奮力的脫離刺穿胸口的利器,她惡狠狠的轉頭看向刺傷自己的龐然大物。 ──惡魔!! 「嘖!INNOCENCE-弒邪,發˙動!」咬著牙,她按緊了胸口,蒼白的手沾滿鮮紅血液,不斷淌出鮮血的傷處,暗紅的長劍在此現形。 「神田 優!」她朝門外一吼,目的不是求救,而是示警。接著,轉身用冷冽的眼瞪視著惡魔。 該死,什麼時候進來的? 『求救兵?不行的,小姐。我,只想跟妳玩。』惡魔的森森利牙映著月光,令人感到恐懼。左手的臂上沾染了大量血紅。就是這支要命的手臂傷到她的。 「你在開玩笑嗎?」賽缇亞笑了,蒼白的臉上展放的笑容只透露冷意。 蹬足一躍,倩影在惡魔面前瞬間消失。 「壞孩子就該在此安眠。」 「斬華-殘滅!」翻越後,攀在窗台上的逆光少女,銀色的髮絲被月光照耀的猶如星河。 來不及反應下,惡魔被弒邪劈出的紅色光華瞬間蒸發,慘叫也逐漸轉停。 「喂!女人!」遲來的神田闖入房間。 慢一點前來支援是有原因的。因為房位已滿,只剩下兩間單人房和一間雙人房。礙於雙方性別不同,不得已之下,兩人的房間分離甚遠,相隔一棟樓的距離。 早在賽缇亞被惡魔襲擊以前,他就注意到不對勁。但沒想到趕來時,惡魔已經被消滅。 「真沒效率啊…」含著笑,蹲在窗台上的少女身子一軟,沒有支撐力支撐下,便直接往地下墜去。裝備形弒邪也化為寄身型的流質狀態回到她身上。 「喂!」沒多想的過去接住她虛弱的身子。審視一下傷口,血還沒有完全止住,好險不是傷到要害,並沒有立即性的危險,但讓血ㄧ直流下去也不是辦法。「貫穿胸口…托瑪,叫醫生來。」 「不,不要,沒用的。」少女意識尚清楚,她睜著澄綠的眼,迷迷濛濛的說:「普通醫生沒辦法醫。我自己止血就好了。」 「…………」聽到這裡,神田也不好說什麼,托瑪也只好轉身去房間拿可以換穿的團服。 緩慢的將她扶回床上,一躺上床,她卻忽然重咳了一口鮮血。 「出…出去……」 下令逐客,神田一句話都還沒說就被趕出房間。 「呿!」 為防惡魔再襲,他依然站在在房門口等托瑪。 「咳咳!嗚…反噬…開始了….」不自主的蜷起身子,純白的床單已被她身上的鮮血染得斑駁可怕。 血已經止住了,但是身體的不適感極度遽增。 不要…不要出來…太瘋狂了…停止!快停止啊!…不要這樣…弒邪!! 喘息的越漸激烈,胸口的傷口被喘氣時的動作抽動到,疼痛萬分。 藥…必須吃藥才行… 伸手,在手可及的桌上,那罐手掌大小的玻璃藥瓶映著微弱的月光,折射出刺眼的光線。 『不要阻止我…妳這個快要死的魁儡!』 「啊啊啊啊啊啊啊!」 聽到她的呻吟聲,神田皺起眉頭。 這傢伙是怎樣?身體很虛弱的樣子…這樣也敢出任務?怎麼沒死? 忽然傳出的玻璃摔落聲,拉回神田的注意力。  又是突襲? 無法顧及少女的逐客令,他直接無禮的踹開房門。 「喂!妳…傷的很重,不要…」一進門,看到的卻看到少女入無其事的從床上起身。 「….」聽到他的聲音,少女轉過頭,盯著他看了一會後,開口。「你,是誰?」 此刻,散在她身周的氣息,是冰冷、不可觸及的。 「啥?妳在胡說什麼?」查覺她身上氣息的轉變,神田警覺的按上六幻。 此時,回到房間的托瑪,看見了這副場景,警覺地大喊了一聲:「帕契斯小姐!」 名字一被喊出的瞬間,纖弱的身子明顯一颤,立即軟倒。 「好險啊。」托瑪走入房間,將手上的白色毛毯覆在她身上,和神田合力將她扶回床上。 「剛剛怎麼回事?」神田一直不明就理。 托瑪慢條斯里的撿起玻璃碎片,還有玻璃瓶中裝的東西-藥丸。 「是反噬。」托瑪小心的以其他容器裝起那些藥丸,取出一粒,同時倒了一杯水。 「很久以前,帕契斯小姐的INNOCENCE開始產生不穩定狀態。有的時候,體內的INNOCENCE會像是有意識般,控制帕契斯小姐。就像今天這樣。」 托瑪小心的將藥丸混著水,餵進她的嘴中。 「通常都是用藥物在控制的。但是最近情況似乎越加嚴重,連藥物都快無法控制。」 他幫賽缇亞蓋上被子,用奇怪的眼神看向神田。 「難道出任務前,科穆伊室長什麼都沒跟您說嗎?」 「……」 聽到此,神田腦中彷彿看到科穆伊以那個欠揍的表情在他身周飄著,嘻嘻哈哈的說:「我就是因為不信任你,所以我才不跟你說呢!不˙跟˙你˙說……」 ───那傢伙!!! 一股無名的怨怒直襲上思考。神田今天第一次見自己理智斷線的聲音。 「托瑪,我要聯絡科穆伊那傢伙!」 「是,已經準備好了。」 接起話筒,另一邊那個輕率的聲音傳來。 「喂?神田呀….我們才分離不久而已,你就開始想我啦?」 那句驚人的開場,理所當然是下一場紛爭的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